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新梁汉王》新梁山伯与祝英台 强攻 新梁汉王YD

更新时间:2019-08-14 00:11:43

《新梁汉王》新梁山伯与祝英台 强攻 新梁汉王YD 连载中

《新梁汉王》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易十四分类:历史主角:程越,王元

新书《新梁汉王》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易十四,主角程越,王元,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众骑士一围程越,王元逊与雷五安这边压力顿减,没了秀容骑的拦截,王元逊在刺死几个浑水摸鱼的杂兵后,终于护着雷五安艰难地退到了来接应...展开

《新梁汉王》免费试读

众骑士一围程越,王元逊与雷五安这边压力顿减,没了秀容骑的拦截,王元逊在刺死几个浑水摸鱼的杂兵后,终于护着雷五安艰难地退到了来接应他们的步兵方阵前。

“都督,末将幸不辱命,总算将雷将军带回来了,”王元逊步履蹒跚地跪伏在王思政帅旗前,气喘吁吁地叫道:“程越自愿以身遮敌,已陷入重围,恳请都督拣选精干士卒前往营救,末将不才,愿效死命!”

“元逊,此番剧斗,辛苦你了!”王思政立在帅旗下,低头慈爱地看着自己这个满身鲜血,几近虚脱的长子,轻声说道:“你且随近卫去大帐中歇息吧,营救程越之事,本都督自会安排,你就放心吧。”

“多谢都督关心,敌骑未退,末将不敢擅离。”王元逊朝王思政施了一礼,转身望着阵前不远处正与敌骑缠斗不休的程越,焦急地催促道:“都督,程越虽勇,但众寡悬殊,若不及时救援,恐怕难以脱身。末将愿领兵一百前去接应,请都督成全!”

“为侯景麾下区区一队主,岂可徒然折损我荆州男儿,”王思政云淡风轻地说道:“他若战胜而回,本都督自会赏其勇武,如他不幸战殁,本都督也会厚加抚恤。”说完,他挥了挥手,对身边的将官沉声道:“传令,方阵停止推进,弓箭手准备!”

“都督,你这是何意?!”王元逊满面通红,恶狠狠地看着王思政,大声质问道:“程越还在那边,你怎么能用弓箭手?!”

“元逊,你要体谅本都督的良苦用心,”王思政抬了抬眼皮,似在解释又似在教训道:“此次我大军刚到颍川,就遭到了秀容骑兵的滋扰,虽说不碍大局,但前军损失颇重,不能歼灭敌骑,军中士气将受到极大的打击,要想我方无损伤而尽灭来敌,非**不足以成功。至于程越,他的Xing命固然重要,但若为了他再损失前军将士,岂不是因小失大?”

“都督若不愿多损士卒,那末将便自请孤身往救!”王元逊挣扎着站起身来,斩钉截铁地说道:“程越让我带雷将军离开时,我曾与他说过,我与他一同出阵,便要一同回阵。若我王元逊不能践行此诺,日后有何面目再在世间立足!”

“胡闹!”王思政将脸往下一沉,厉声呵斥道:“妇人之仁,为将之忌!你想要践行诺言,也得审时度势,不可强为。你若再执意出阵,休怪本都督治你个抗令不遵之罪!”说到这,他看了看一脸倔强不屈之色的王元逊,长叹了口气,幽幽道:“这个程越,你以为他是个良善之辈?我告诉你,他一面身从侯景,助纣为虐,另一面又暗通武都王,心怀叵测,如此两面三刀之人,你又何必因为他而去以身犯险呢?”

“我之所以把他留在你身边,就是想将他禁锢在军中,”王思政走到王元逊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像他这般年轻力壮,勇力超群却又居心险恶之人,既不能为我所用,就要想尽办法将其除去,否则一旦彼此敌对,终究会成我心腹之患的。”说完,他朝身后摆了摆手,沉声道:“放箭吧!”

“不能放箭!”王元逊猛地直起身来,瞪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看着王思政,手中的长枪在他大力的抓握下微微颤抖:“我不管他程越是什么样的人,我只知道,他从秀容骑的手下救过我一命,你若真要将他除之而后快,我也无话可说。但这一次,他绝不能死!”

“痴儿,痴儿!”王思政看着王元逊一脸决绝的表情,无可奈何地叹息道:“真不知当日允你从军,究竟是对是错。罢了罢了,你既一心取义,本都督就成全你一回吧,只希望来日各为其主时,他还能记得你这份赤诚之心。”

“樊幢主,你即刻遣两队锐卒,一队潜行至南侧,一队潜行至北侧,待我阵中号角声起,两队一并鼓噪呐喊,”王思政转头朝身边一人吩咐道:“此行旨在驱敌,切不可与敌骑接战,若有抗命不遵而损我一兵一卒者,本都督唯你是问!”

“多谢都督!”王元逊看着樊幢主领命退下,躬身朝王思政行了一礼,恭声说道。

“随我一同去看看雷将军吧,”王思政头也不回地往后方走去,淡淡地说道:“等程越回来后,还是让他留在我帐下吧,这样的人跟在你身边,我实在是放心不下。”王元逊聋拉着脑袋跟在王思政身后,嘴唇动了动,却终究没说出一句话来。

见王元逊带着雷五安脱开了战局后,程越终于可放手全力对敌了,他坐在马上不住地腾挪躲闪,手中的一杆银枪被他舞得越发顺手起来,高强度的打斗,仿佛激活了程越暗藏在记忆深处的某种熟习的技巧,银晃晃的枪尖在身前身后一时如梨花乱绽,一时如繁星频闪,将走马灯般在他身旁围攻的众骑招呼得心神震颤,苦不堪言。

那名秀容骑将原本就想象到了程越将会非常难缠,却未曾料到自己十余骑斗他一人竟也会如此的艰难,这个年轻的怪胎,似乎全身上下都长满了手和眼睛,每次都能在马槊及体的那一瞬间从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角度格挡开来,从他枪身上传来的力道也是那么的诡异和霸道,有时如雷霆爆震,有时如波浪叠来,有时又如绵里藏针,每一次枪与槊的碰撞,都让他感觉到心惊胆寒。

不能再这样缠斗下去了,那骑将打量了一下前方如山岳般峙立的步兵方阵,又看了看似乎正渐入佳境的程越,忧郁如乌云般笼罩在心头,在这么缠斗下去,等待自己这边十余骑的,将会是全军覆没的灭顶之灾。他勒马后退了几步,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杂乱的气息,决定趁前军方阵未逼近到身前的机会,向程越发起最后的致命一击,不管这一击能否奏效,一击之后,自己都要带着骑士们撤退,尔朱家族硕果仅存的最后一点荣光,不能就这样在自己手中折损耗尽了。

“向我靠拢,锲形阵!”那骑士将手中长槊平端在马上,高声喊道:“秀容精骑,冠绝天下,布阵!”

看着敌骑迅速脱离与自己的战圈,渐渐组合成一个又尖又长的楔子阵,程越脸上变得凝重起来,他心中很清楚,自己方才之所以能与十余骑精锐骑兵战得风生水起,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敌骑舍弃了骑兵攻击的最大优势:战阵,却选择了最不具有攻击Xing的缠斗模式。而对于战阵,尤其是骑兵的楔形阵的威力,程越在记忆中可谓是知之甚详的。

楔形阵原本是专用于薄弱点突破的骑兵战术,但也有很多将领运用它来达到以众击寡的目的,这种阵法最典型的特点,就是它会形成一波连续不断的正面冲击,就算受阵者摧毁了战阵前端的部分力量,整个阵型也不会瓦解,只会随着楔子的不断深入而输出更加强力的攻击。

“程越,不得不说你的确很强悍,”那骑将冷冷地说道:“但你再强悍,也终究是一个人。我秀容骑的荣光决不许任何人亵渎,你受死吧!”说完,他将手往前一挥,大吼道:“突击!”

程越深吸了口气,略显呛人的空气在胸中一滚,顿时散发成四肢百骸的力量,他紧紧握住手中的长枪,集聚起全身的气力,准备迎下这石破天惊的凶猛一击。

骑阵中的战马齐整整地后退了一步,巨大的危险在沉重的马蹄下酝酿,凌厉的冲击顷刻将至,正在这箭在弦上之际,程越突然听到身后步兵方阵中传来一声沉闷而雄浑的号角声,他诧异地转过身去,只见原本停驻在原地不动的步兵方阵,此刻竟又缓缓向前进逼了过来。与此同时,东西两边原本寂然无声的暗夜里猛然间亮起了一簇簇的火把,冲天的火光里,人喊马嘶声响彻夜空。

“不好,中计了!”那骑将见两翼喊杀声汹汹而至,正面步兵阵步步进逼,三路被围,几成困兽,心中不由得惊怒交加,当初高岳、韩轨大军撤退时,自己这支十余人的精锐骑兵因具备机动灵活的特点而被留在了颍川城下,当时他接到的使命是侦查和袭扰,既是侦查和袭扰,最好的选择无疑是“强而避之,佚而劳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全力避免和敌方大军进行硬碰硬的拉锯战。

不想这程越孤只是身上前使了个激将法,自己竟然就头脑发热,把以寡敌众的兵家律条统统都给抛到了脑后,那骑将懊恼得只想扇自己一个嘴巴,好在敌方虽有合围之势,但还未成合围之形,此时退军远遁,还可保己方安全无虞。

“程越,此番算你命大!你等着,我尔朱煌与你不死不休!”那骑将红着眼狠狠地瞪了程越一眼,策马转身,一挥长槊大喝道:“秀容骑,向后突围!”

《新梁汉王》精彩评论:

教主的战国文,如果算成电影估计是18H的吧。而且还好是写日本战国的,不然可能就404了。《新梁汉王》,主角(程越,王元)前期极尽霸道,以得势力,中期底蕴见长有霸道开始慢慢转王道,后期君领天下。全书写出了日本人特有的残暴,嗜杀,又对美好事物的追求,与对和平的渴望这种矛盾又统一的味道。顺便还能狠狠长一长日本战国的知识。就是最后又是教主老习惯结尾开坑。总体来说是本不错的小说。

《新梁汉王》 免费阅读章节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