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田园风月》田园风月农家俏医 by梅子鹤 田园风月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19-11-26 00:10:22

《田园风月》田园风月农家俏医 by梅子鹤 田园风月最新章节 连载中

《田园风月》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梅子鹤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江雨晴,江子

新书《田园风月》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梅子鹤,主角江雨晴,江子,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死亡,是一场迟早要到来的节日,急不得。 所以江雨晴对待**者有种本能的厌恶。爱情不顺,事业揪心,家庭不和睦,学业不理想……似乎随便...展开

《田园风月》免费试读

死亡,是一场迟早要到来的节日,急不得。

所以江雨晴对待**者有种本能的厌恶。爱情不顺,事业揪心,家庭不和睦,学业不理想……似乎随便一个理由就能成为**的借口。可是想想,在瞬息万变的人生里,坚持了,努力了,下一份下一秒,理想就实现了,譬如找到了真爱,挣到足以糊口的钱,家人互相理解,学习有所进步等等。可问题是,那些急于死亡的人,并没有努力去改变不满足的现状,整日碌碌无为自甘堕落,又高声疾呼老天何其不公,世道有多艰难,如何如何。

**,便是一种建立在逃避、懦弱、无责任心的基础上的谋杀,不过杀死的对象是自己,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异。

江雨晴回过神来,没有看到预想中爹娘痛哭流涕、哥哥满眼泪水的场景。哀伤,肯定是有的,但还没有达到催泪的程度。试想,妻子死后,庄子鼓盆而歌,大口吃肉喝酒。相伴多年的老妻亡故,庄子难道没有一丝一缕的悲哀?非也,不过更为妻子脱离苦痛回归本源感到开心而已。

对于这一点,江雨晴还是自信的,建立起强大的心理防御,多好的事情不得意忘形,多坏的遭遇不悲天悯人,挺好。

二伯家已经响起哭丧的声音,江子愚和董氏匆匆赶过去,加入了哭丧的大军。随着越来越多的子孙后代加入,这哭声越来越响亮,但聋子都听得出来,也仅仅是哭声而已,鬼知道有没有真哭。农家就是这样,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亲人离世,就算是没泪,也还是要哭出声来的,哭声愈大,代表着生前越孝顺。

江雨晴对这个传统有些不解,如果孝顺不孝顺可以用去世后的哭声来衡量,是不是意味着再混账的儿女一旦哭得大声,就抹去了往日里的混蛋行为?在她看来,对父母生前点点滴滴的孝顺,便是对二老百年之后最大的哀悼。

江俊山咽了气,杨氏领着四个儿子给他洗了澡,穿上了早就做好的寿衣,并把他安放在十几年前就准备好的棺材里。农家人一旦年过半百,基本上就开始准备棺材了。因为生活拮据,棺材的材质多以桐树为主,外面涂抹桐油和黑漆。

棺材在江子明家堂屋里端端正正摆放着,四个角落都垫了高高的凳子,白绫从棺材上悬下,随着气流摆动。前面的几案上燃着胳膊粗细的白蜡烛,几案的前面置放着火盆,盆中炭火旺盛,子女不断往里面添加着纸钱。

“我的爹啊,你咋说走就走了。”、“爹啊爹,我的亲爹。”、“我的老天爷啊!”……

孝子个个都哭出了泪,没有嘶声力竭喊得,孝女个个并不见泪,但成了哭哭丧声的中坚力量。反倒是几个小孩子,可能还不理解死亡为何物,在院子里嘻嘻哈哈乱跑乱闹,并没有被大人喝止,“孩子小不懂事”这块免死金牌从古至今都通用。

连续三天,早晨吃完饭去哭,中午吃过饭继续哭,一直到夜深人静,才停了哭声,回家睡觉。

不知是不是上天怜悯,从江俊山驾鹤西游之后,天气就一直很凉快,空气中的温度没有往日里闷热,因此才能守灵三天,否则天气热的时候,一天就要入土为安了。

第四天,一大清早,天还没有大亮,江家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起床了。

出殡,宴席。

出殡前,所有亲属要依次再观一遍逝者遗容。主事人是江家老白子——老五江锦山,在他的指挥下,江子善、江子仁、江子明和江子愚四兄弟合力把棺材盖子打开,幸好尸体完好,没有什么异味。“观看遗容的时候,别把泪滴到棺材里,听到没?”江锦山把失去大哥的哀痛化作此时的镇定,妥善地安排好各项事宜,希望他走的没有后顾之忧,无牵无挂。

临到江子愚的时候,他两手把江野抱起来,一起看着棺材里的老人。随后是董氏,她也把江雨晴那般抱起来。

应该是解脱了吧,此时的江俊山看着真得很安详,像睡着了一样,只是,以后恐怕再也没有机会再见到了。不看还好,这么一看,往日里的种种都浮上心头,咦,是泪,泪水怎么就不由自主留下来了?先前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心理防御呢,怎么忽然间就消失不见了?不是说好应该为爷爷脱离痛苦感到高兴吗?往日里锻炼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理智心态怎么也都不起半点作用?

江雨晴哭成了泪人儿,一个两岁的孩子,因为爷爷去世哭得差点断了气,这话说给一百个人,一百零一个不信。众人都以为她是吓着了,哭就哭吧,在丧礼上大哭,不管缘于什么,都十分应景。让外人见了,说不定还会说,江家的家教好,屁大点的小孩子都知道给老人哭丧。

礼毕,棺材被重新合上,并用被铆得结结实实。

青壮男子合力把棺材抬到院中摆好的两根四四方方的木杠上,妇人们则合力把棺材的罩子套上,这罩子极其华美,东西南北四面分别镶嵌的是金灿灿立体的龙飞凤舞图、百子千孙图、王母贺寿图、阎罗封官图,上面则似新娘轿子的顶部,垂下来或黄金色或白银色的流苏,四个角落都是古代建筑中钩心斗角的模样,也都贴了金箔,明晃晃的很刺眼。

等待装饰完毕,两根大杠下面又垫上两根同样四方端正的中杠,如此就形成了正方形,中杠左右两侧露头,就在这四个露头的部分,再各垫上一枚小杠,两人一前一后抬一小杠,总共八人。四兄弟走前,族内的另外四名壮丁走后。

“起杠!”江锦山一声高喊。

“嘿吼!”八壮汉肩膀上杠。

披麻戴孝的孝子孝女鸦雀无声,等着老白子发话。

“鸣炮!”江锦山一声令下,爆竹声噼里啪啦响起。

“奏乐!”江锦山再喊,笙、唢呐、铜锣和梆子的声音应声响起。

乐声响起之后,整个送殡队伍开始行进,走在最前端的是长孙,江子善的大儿子,名唤江义,扛着大花圈带路,其次是江宁,手里举着柳钗子,即是裹了白纸的柳枝,后边紧跟着哭丧声震天的孝子孝女,而后是八人抬棺,棺材后跟着同族亲人,漫天撒着纸钱,唢呐队伍走在最后,吹奏着《打墓调》、《雁落沙滩》和《百鸟朝凤》等古调。

江野牵着江雨晴,走在孝子孝女的队伍里。江雨晴不时回头看父亲,棺材加上大中小杠,八大壮汉都非常吃力,江子愚的脸憋的通红,汗水早就打湿了衣裳,豆大的汗珠止不住地顺着脸颊往下流。其他几人的形容也都好不到哪里去。

鞭炮放了一路,三轮枪响了一路,唢呐吹了一路,子孙哭了一路……到江家坟院也不过两三百米的距离,但愣是走出了两三公里的感觉。

到了墓地之后,墓Xue已经挖好,位于老太爷老太太坟旁。江雨晴依稀记得,当初江子愚提到江家的坟院时说,老太爷和老太太的坟,后面六个爷爷百年之后的坟,总共七座,已经定好了位置,从年长到年幼,呈北斗七星排列,这还是当初大老太爷在世时,花了重金托风水先生看好的,后世子孙不能更改违逆,必须严格遵守,否则坏了江家的风水,谁也担当不起。

“落杠!”江锦山的嗓音已经嘶哑。

“嘿吼!”八壮汉齐声缓缓蹲下,把棺材放置在墓Xue旁。

鎏金罩子去掉之后,黑漆棺材两端被粗麻绳套住,四兄弟抬着,小心翼翼置于墓Xue之中。随后,四人同时接过递来的铁锨,一边流泪,一边往墓Xue里掩土,哭丧队伍的分贝也高了几个等级。这才是入土为安吧,再见了,爷爷,希望你安息,在另外一个世界没有痛苦。江雨晴趴在一旁,看着棺材逐渐被覆盖,墓Xue逐渐被填平,填平的地方又垒出一个新鲜的坟包。坟包上插着两个硕大的花圈,柳钗子也被插在坟旁,鞭炮响,纸钱烧,唢呐响……

正常情况下,送殡队伍走在最前头的应当是杨氏,但守灵三天,哭了三天之后,杨氏悲伤过度倒下了。这次江雨晴来到农家后,送走的第一个亲人。她很担心NaiNai杨氏的身体,担心她这么一倒下,也跟着去了。夫妇本是同林鸟,偕老之后终究还是要阴阳两隔,因此有夫妻共赴黄泉,同渡忘川,同喝孟婆汤,要下辈子再续前缘。

红嘴相思鸟、犀鸟、大雁……伴侣死去,也不苟活,选择殉情。动物犹如此,自诩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又何尝不会如此?

相信真爱,这是江雨晴的执念。

送殡当日后面发生的一切,江雨晴都没有提起兴致来,她沉浸在自己编织的幻想世界里,无法自拔,也不愿意拔。不过在回程之前,她找到了自己那未曾谋面的哥哥的坟墓,江河,多好听的名字,但也成了一抔黄土,难掩无情命运愁。小小坟包上生满了野草,也有零星的小花,草荣草枯一年,花开花谢一岁,人生人死一轮回。

《田园风月》精彩评论:

中后期好磕,前期是作为一个“人”个人实力提升和各方打交道,虽然描写有点儿戏,不过还行,自行脑补或者忽略,后面的种田和分割人类是真的爽到了。这两个路线是真的有趣。缺点作者(梅子鹤)更新太慢,作者(梅子鹤)一边工作一边更新,养都养不肥,很痛苦。设定有点好玩,文笔一般。好康。可以说是在看过位面小蝴蝶那个进化世界建设之后看过的最爽的种田(另一个角度的)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