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不忧离别》不忧伤的爱 Mary 不忧离别忠犬攻

更新时间:2019-12-09 07:12:08

《不忧离别》不忧伤的爱 Mary 不忧离别忠犬攻 已完结

《不忧离别》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九曲天元分类:婚恋主角:林玲,黎雪

主角是林玲,黎雪的小说《不忧离别》此文是九曲天元原创的婚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刚过寒冬的阳光从樟树枝缝隙里照射在教学楼前。午休的时间让人显得格外精神。 东边的宿舍楼,走廊上散落的人群,趴在防护墙上吃饭的人吐...展开

《不忧离别》免费试读

刚过寒冬的阳光从樟树枝缝隙里照射在教学楼前。午休的时间让人显得格外精神。

东边的宿舍楼,走廊上散落的人群,趴在防护墙上吃饭的人吐沫横飞讨论着今天发生的趣事。走廊一直到尾的房间里,床上横躺着两个女孩,一旁摆放着被掏空的饭盒,准备下床清洗。

“雪,我对班上有个同学似乎很好感。”刚下床的林玲捧着饭盒,说完笑脸一红。

“谁?”

“张子扬,经常跟林夏在一起的男生,他们三个感觉他很酷。笑起来痞痞的。”林玲坐到下铺,从未见她如此的笑意。

黎雪楞住了:“你不会喜欢他吧。”

“不知道,刚刚经过操场时他们正在打篮球,我站在哪里看了很久。雪你可不能跟别人说啊。”

黎雪跳下床,揪着小脸:“小姑娘到发情期了,不过张子扬挺有意思的。就是有点不学无术。”

“哎呀。”林玲转身出去了,过一会儿楼下传来声音:“雪,你准备把饭盒留起来当晚饭吗?”

水槽旁还是那么少人,刺骨的水让人变得不那么想靠近。

林玲自言自语:“我去,水还是那么凉。”

“玲子,他在球场吗?”磨磨蹭蹭赶来的黎雪,走到水槽旁目不转睛地说道。

林玲没有搭话,放下手里吃饭的家伙,良久道出一句:“他去了办公室,子扬说他们昨晚在网吧被逮到了。”

黎雪“嗯嗯”点点头。

林玲看着她愁眉苦脸的神情,无奈道:“你实在想知道待会跟我一起过去问他吧。”

“可是......”黎雪欲言又止。

“别可是了,饶过自己吧。”

离去的背影,苦涩难懂。看过的人,做过的事刻骨铭心。饶过自己也放纵内心真实的想法吧。刻意为之还不如让自己过得更真实一些。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便利店,之后便消失在教学楼转角的地方。

校长室,我规矩地守候在一旁,背对着我的夏主席正在认真地看着铺满文字的信签纸,神情异常。

信签纸上沉落的字迹,让人好生羞愧,前前后后已经修改三次有余。

“嗯,不错,要是把这些检讨的时间用在写作文上就好了。”说完转过身注目着我,“待会我就拿去归档,日后再犯有此为证。你回去吧。”

我心里悬挂的石头轻轻放下了:“谨遵教诲。辛苦老师。”

战战兢兢地走在走廊上,生怕一个转身又被叫回去。一直到走到楼梯口才欣然释放,似如在一个固定的地方终于出来的喜悦。

吹着口哨,反向而行,已然笃定现在的时间,校园里不会有人出现在校道上,没有注意到身后来人。

“哎呀!”

“同学!”猛然回头,看清倒地的人,呆木一怔:“你,没....没事吧。痛吗?”

欲走过去扶起她,脑海里‘以后我们保持距离吧!保持距离吧!’,阵阵闪过。

而转换的动作不自觉地去捡起洒落地上的零食,近在咫尺为什么连扶起的勇气都没有,难道这是所谓的自尊心吗?

“林夏,我就奇怪了,从办公室出来还这么嘚瑟。怎么,撞倒人连扶的手抖不愿伸了吗?”不一会儿,林玲的咆哮声震彻方圆十米,他对我的不待见全是源于对待黎雪的不作为。

我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走向球场。不知道她如何,撞倒她的厉害性。撞上的那一瞬间感受到的冲击力很大,虽很担忧,却始终不愿意去第一个开口。

黎雪很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林夏。”

我征立在原地,头也不回。

林玲暴躁的脾气一直说过不停,声音越来越近,依稀离身后几步之遥。

“我扶你回宿舍休息吧。”我转身低着头,不敢看她,许久不曾见过的人会是什么模样。

“带我去看你打球吧。”黎雪一把抓住我的衣服,“喏,这些零食都是给你的,知道你一定没有吃午饭。”

“小雪,我.....”

黎雪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把零食硬生生地揣进我的怀里。

篮球板下享受着她带来的零食。

“对了...”黎雪打开一瓶水递送到我身前:“你昨晚的事...解决了吗?”

球场上的召唤,使我再没有认真回答她这个问题,或许只是不想她正面去了解。

“嗯,没事了。”我把手中的水交由她:“给我助威!”

球场上撒汗,奔跑,跳动的节奏。每一个轮回的回眸一笑,黎雪手里的水摇晃为我助威,笑容那么美,那么甜。

以为这一刻将是我们重新接触的开始,我的心理比任何人都要兴奋,场下的她有多‘纯洁’,场上的我就有多天真。

为了更完美的动作,一个转身人已非。

我傻傻地站在原地,已全然忘记自己还在球场上,悄悄离去带来的失落,失去了全世界。

“林夏,快让开。”高高抛向篮筐上的球,像离弦的箭朝我射来,瞬间碰撞产生的嗡嗡响。

争执的球场在这场小插曲中慢了下来,“林夏,你没事吧?”

我推开人群,拖着沉重的心情来到观众位置,紧紧拽住林玲的胳膊:“疯子,黎雪呢?”

林玲本崇拜地注视球场上的子扬,被我这一闹腾瞬间上了头:“你现在问我?刚刚在做什么呀?”

我冷声冷气吼道:“你只需要告诉她为什么离开?”

“你问问你自己,可曾有认真对待过她?你知道她为你担心的样子吗?你知道她看着你在球场上露出的笑容,内心却是什么感觉吗?你不知道!你总是敷衍了事。”撕心裂肺的话,一连串的问题让我不知所措。

不开窍的脑袋,何曾扪心自问。

“林夏,如果你对待不了就不要去招惹。”林玲说完转身走进教学楼,我似乎在她的背影里瞧见了黎雪离开的模样。

张子扬走了过来,竖起大拇指‘称赞’:“我们班的母老虎当之无愧。”说完摇身一跳又去到球场,似乎在他的眼里一切并不那么重要。

我走在黎雪刚刚坐的位置蹲了下来,问了一句:“你想过十八岁的模样吗?”

“我没有想过。你看球场上的子扬,多么玩世不恭。”杨猛往我身旁移了移,声音几乎在我耳畔响起:“这样外表下的他才是最真实的,你应该不知道他家里的情况吧。”

我摇摇头:“他没有跟我说过。”

“他妈妈生下他就去世了,他爸常年在外找了一个后妈,最后生下一个儿子。前不久回老家来从来不给他好脸色,总想找点事情让他爸注意到他,所有他希望犯得错越大越好。”杨猛站了起来,拍拍灰:“林夏,我们三人能遇到,各个方面都不一样,而且很多事你不太愿意跟我们说。不管喜欢,厌恶你都不表露在脸上。”

“我.......”

杨猛看我愣神的样子笑了:“不管怎么样,相遇就要做一辈子的兄弟。走,一起去打球。”

我摆摆手,表示要休息一会儿。

相遇平常,而待人于终。使之长存,而无动于衷。

樟树枝头的落日一重接一叠持续落幕,主道上的行人不一层不变。

一个宁静的下午,时间随着潮流不夕不散,渐渐地张子扬跟林玲两人越走越近,每一个落日的下午都会追逐打闹一番。

以至于机缘巧合下我的目光关注到了另一个张子阳。谁知后来又在机缘巧合之下成为相伴一生的好朋友。

余晖之下的光滑而不留污痕的走廊,两人正在追逐打闹,而我正在教室门口注视着这一切,正在激烈异常时,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吵什么吵?还不赶紧打扫完卫生离开。”

突如其来的声音闯进了两人追逐的‘世界’里,放在防护墙外的手突然松开,清理下来的垃圾飘散在空气中,一直到掉落在一班门前的假山池里。

一个三角形的假山池,每隔一两个月学校就会买来几百只金鱼养在池里,但是不过数日便被捉拿一空,捉起来之后不是被摔死,就是被学生用来做标本,这样持续一年之久学校决定不在里面养鱼,没有生物的水变得死气沉沉,任由干枯。

“你们乱扔垃圾还不赶紧下来收拾掉?”正在假山池拾到垃圾的同学说话了,小小的个子,永远长不大那般,一身的卡通装似乎有点不伦不类。

“张子阳,你跟他们墨迹什么,赶紧告诉班主任去。”由于防护墙挡住了下面的视线,只听见是一个女生的声音,很尖,似乎有母老虎的潜质。

林玲故意嘲笑道:“张子扬,下次的姐姐让你告诉老师去。”

“我不去,能拿我怎么样?”

防护墙下的张子阳不在说话,似乎不屑这样,进入假山池里面拾起垃圾,转而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从此以后只在放学后看见他,背着卡通的书包,孤孤单单走在回家的路上,孤寂的身影变得格外的让人注意。

“你们两个赶紧把手中的工具放回原位,回去吧。”我笑嘻嘻地站在回到教室门口。

“笑什么笑?”林玲依然不给我好脸色,只好无奈地摇摇头。

等到教室一人之后,张子扬走到我的身前,拉开拉链掏出一包蓝色的烟盒,两人相视一笑,我在外面锁好门,之后开了后门。

教室烟雾缭绕,在课桌上睡了一天的杨猛醒了过来,骂道:“两个龟儿子,抽烟不叫醒我。”揉揉眼睛。

谁也没有注意到头顶上的窗户大大地敞亮。

张子扬掏出一支扔给了他,正准备点上火时,灾难随之而来。

“谁在教室抽烟站出来。”幽灵般的步伐,多么熟悉的声音。

依偎在后门角落里,大气不敢喘。

“我给你们一分钟打开门出来,不然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不常开的后门咯吱咯吱打开了,畏畏缩缩地站在三毛校长跟前。

唯独张子扬丝丝笑容!

《不忧离别》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不忧离别》,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九曲天元)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不忧离别》 免费阅读章节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