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好事者从天而降》好事者从天而降小说 GV 好事者从天而降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3-23 21:11:12

《好事者从天而降》好事者从天而降小说 GV 好事者从天而降免费阅读 连载中

《好事者从天而降》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吴三沉分类:耽美小说主角:

《好事者从天而降》是吴三沉写的一本耽美小说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好事者从天而降》精彩章节节选: 因为我说了“吃就吃呗”,从走廊到电影院卖爆米花的地方,司徒在都没跟我说话。 不过实际情况是,在他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正跟我说接下...展开

《好事者从天而降》免费试读

因为我说了“吃就吃呗”,从走廊到电影院卖爆米花的地方,司徒在都没跟我说话。

不过实际情况是,在他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正跟我说接下来都别想他跟我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看了一眼手机上面的来电显示,司徒在脸上鲜活的表情有一瞬的黯淡。他的眼睛眨了眨,然后有点无所谓又不耐烦地划开手机。

“在外面呢。外面就是外面,没有什么具体的地方。”他漫不经心地走着,手上的牛皮纸袋捏在他手里。

“我哪有,你别随便污蔑我。”说着,他瞄了我一眼。

“别给我弄些乱七八糟的,我上次去已经是给我妈面子了,这段时间你别想要再让我去干嘛。”

“啧,你真的那么闲吗?天天查我在干嘛?”

“不可能,我也没有做出格的事情。”

司徒在的面色越来越冷淡,这冷淡却不是锋利的,更像是一种灵魂的抽离。

“我挂了,”他轻飘飘地说,眼睛看着前方,“你别给我打电话了,我不是跟你说了,周末和人去看电影,你为什么不信?”

“没有没有真没有!”他提高音量对着手机一通“没有”,然后,像个忽然断了线的木偶,呆呆地看了手机一眼,轻轻地对着手机说:“电影要开场了,挂了。”

说完他就快速地按了那个红键。

司徒在有些游离散漫地看着前方,幅度很小的撇了撇嘴。

我站在他旁边,一直没说话。见他这样子,我有点不安,又自觉没立场问他。

“你......”我蹦出一个字,就没了下文。

司徒在好像被我从另一个世界拉了回来似的,怔怔地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带着点冷漠的茫然。

我也愣住了,就这么看着他。

不过好在,过了两秒钟,他浅浅地笑起来,用活泼的音调说些什么。周围仿佛才有热闹的声音灌进我的耳朵,我不自觉极为小心地看了他一眼。

“疯狂动物城呢,制作超级好,你一定会喜欢的!”

看电影的人不少,不过是亲子居多,再有就是一对对情侣了。我和司徒在两个男生抱着爆米花走进去,路过的一对情侣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电影还没开场,影厅里不是全暗。

司徒在拿着纸袋坐下来,安静地看了一会儿前方,然后打开西瓜汽水喝了一口。

清爽的汽水味道萦绕,司徒在转过头看我。浅浅的灯光贴在司徒在脸上,他清澈的眼睛,以及能有一道影子的睫毛。

“我真的是好惨啊。”他这么说,却一脸平静,好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我爹以为我早恋,天天要我汇报行踪和随行人员。”

浅笑一声,我喝了一口橙汁。“所以刚刚你在应付你爹?”

“怎么是应付。”司徒在低头拿了颗爆米花,“是事实啊。目前,我身边的这个慕斯同学还不是我的对象,所以我可以坦然地面对我爹。”

我拿起一颗爆米花砸到他头上。“想得美,以后我也不会做你的对象。”

“哈。”他轻笑一声,“你感觉到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正犹豫要说些什么,影厅仅有的灯关掉了。

那一瞬的黑暗,使我们俩都陷入了一个奇怪的空间。一种微弱的感知在我们俩中间。

“没错。”司徒在的声音有些哑,“你想得没错。”

我的呼吸陡然变重。“对不起。”

“这句话不用现在说。”他低声道。

“不是。”我低着头,有些懊恼,“我想说,其实我早就听说过类似的传闻,但我装作不知道。”

“是吗?”他轻笑。

“嗯。”我点点头,不过又想到他可能看不清,“坊间,嗯......小道消息说,你喜欢男生。”

我抬起头,尽量自然地看向他,

“所以你爸爸天天查你岗,重点不是早恋,是怕你交男朋友吧?”

司徒在那里窸窣一阵,然后我看到他侧着转向我,眼睛里有淡淡的光点。

“你怕吗?如果我喜欢男生?”

心中仿佛有大声的鼓点,一下又一下,在我心里一声比一声沉闷地敲击着。

“我......”我顿了顿,“我不知道。”

这是我能给出的,最诚恳的回答。

他低低笑了一声。“好吧。”

我们俩不说话了,电影开始了。

看着屏幕,我手上嘴里都没闲着。只是,当我按着感觉,伸手向爆米花桶的时候,不经意的,我的手和司徒在的手贴到了一起。

奇怪的感觉在我们两人的手间窜动。

我看了司徒在一眼。他看上去心情不错,垂眸淡淡地笑着,然后抬头望向我:

“慕斯,我刚刚就想问了,你怎么感觉我喜欢男生的?我本来以为你挺迟钝的。”

我用刚刚有些僵硬的手抓了一把爆米花。甜甜的味道进入口腔,我叹了一口气,

“别装了。你对再漂亮再可爱的女生都避让,又老对男生说些奇奇怪怪的话,我不怀疑才怪。”

他刚刚对乔鸳儿和陆家家那膈应的态度,我是有多迟钝才会根本看不出来端倪啊?

司徒在点点头,眼睛又看着屏幕。过了一会儿,他缓慢地转过头,试探地看着我:

“如果,我是说如果——”

他侧头看着我,我也偏头看着他。

然而,他这句话还没说完,忽然,我看见一道耀眼的光照到他的侧脸上。我想,此时此刻我的脸上,也是这样一道闪亮的光。因为我在司徒在忽然凝滞的脸上,看到了倒映在他眼中跃动的光斑。

“Try everything!”

疯狂动物城的主题曲响起来,兔子小姐下了火车,进入了新的世界。

我和司徒在都不约而同转过脸,看着屏幕上变得五彩斑斓的世界。

“如果什么。”我轻声说。

“如果......”他看着屏幕上越来越让人兴奋的画面,轻轻咬着这个词,“如果,我尝试一切。”

如果,我尝试一切。

我不会逃避,愿甘苦尽尝。

-

电影确实非常不错,我和司徒在看得津津有味。最后兔子小姐和狐狸先生相互调情的时候全场还同时发出了揶揄声。

“狐狸和兔子都可以在一起。”司徒在收拾着吃完的零食,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赶紧走。”我站起来,等着他。

司徒在扁扁嘴,抱着垃圾跟在我身后。“你真没情调。”

“是我懒得调情。”我勾了勾唇角,朝外走去。

看着司徒在把垃圾都扔了,我把手上帮忙拿着的牛皮纸袋递给他。

“给你的,拿着吧。”司徒在笑得有些烂漫,“最好你当场看看,因为是一双礼物。”

我无奈地看着他,却又说不出一句话怪他。

“什么啊?”我低头打开牛皮纸袋,拿出里面的东西。

“钥匙扣?”我看着手上那两只丑丑的印第安小熊。

“对啊。”司徒在从我手中拿了一个,“这个深棕色的小熊给我吧,咖啡色的给你。”

我看了看咖啡色小熊头上那一圈圈的蕾丝边。

“拒绝。深棕色给我。”我朝司徒在伸出手,手心向上。

可能是我今天眼睛有问题,感觉司徒在看着我的手心笑得很宠溺。是了,我居然有这种感觉,我一定是瞎了。当然,也不排除司徒在是个手控。

“好。”司徒在把深棕色小熊放到我的手心,然后拿走了那个蕾丝印第安小熊。

“真的丑啊。”我嫌弃地看了一眼呆头呆脑的印第安小熊,“多少钱?别是我刚刚看的那种,几百块的吧?”

“不是几百块的那个。”司徒在坦然地点点头,“这么丑,能多少钱。”

我点点头,也是。把深棕色小熊放到牛皮纸袋里,看着影院外面的人,我侧身,打算离开了。

“就这么分道扬镳啊?”司徒在偏头打量着我。

影院平静冰凉的白色灯光照在他身上,有一种出奇的合适。好像他就应该融在这中冷静的白光里,然后笑盈盈地看着前方。

不过他的话总是容易让人出戏。什么叫“就这样分道扬镳”?还想十八里路相送吗?

“那你想怎么样?”我拧眉看着他,“你怎么这么磨叽。”

“慕斯。”司徒在走进一步,抱胸看着我,眼神打量,“我实话跟你说吧,我也听过关于你的坊间传闻。”

我额头青筋一跳。“什么?”

“呵。”司徒在十分做作地“冷酷”一笑,“听说你是一中校霸种子选手,高一的时候不仅和我们年级的体特打过架,还和职高混混单挑过。”

我皱着脸,十分不爽地看了他一眼。“谁他妈跟你说的?”

“看来是真的了。”司徒在挑眉。

我懒得掩饰,毫不畏惧地回看他,冷哼一声。“后半句没错,前半句有问题——我不是种子选手,是退隐高手。”

话音刚落,只见司徒在笑得前仰后合。

操。

《好事者从天而降》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吴三沉)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吴三沉)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好事者从天而降》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