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以血为画》以血为媒以灵画就 kuso 以血为画帝王攻

更新时间:2020-03-26 07:13:56

《以血为画》以血为媒以灵画就 kuso 以血为画帝王攻 连载中

《以血为画》

来源:作者:夙念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白霓,杜宛瀛

火爆新书《以血为画》是夙念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白霓,杜宛瀛,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白霓衣一时语塞,因为她的确说不出个所以然,若是换了五天前,她肯定会说来这里喝酒我乐意你管得着吗,却突然想起那些带在身上...展开

《以血为画》免费试读

“我……”白霓衣一时语塞,因为她的确说不出个所以然,若是换了五天前,她肯定会说来这里喝酒我乐意你管得着吗,却突然想起那些带在身上的红豆种子,眼中顿时变得清明:“看你这里外面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所以想给你绿化一下。”

“绿化?”

她掏出那些红豆种子:“喏,就是这些,红豆树的种子,种在你家门前应该不错。”

于是本是夜晚,两人便在酒家门口开始动工,将这些种子一排种下。

白霓衣一脸的自豪:“他们盛开之时枝头挂满了相思豆,来这里喝酒的人应该会更多吧。你说我给你招揽了生意,打算怎么感谢我?”

雪明展开折扇,在深秋用这东西摆明了是装帅,声音玩味:“你破坏了我这里的风水,还想要感谢?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白霓衣早已习惯了他的这种打趣,于是只是拿着酒壶喝了一口。

而雪明的声音却是倏的沉下去:“而且……明天我会离开太昊,想要感谢也没有机会了。”

她诧异的转头:“怎么,连你也要走?”

他抬头望天:“是啊,之后或许很久不会回来。等我再次回来之时,说不定白家的天下已经荡然无存了。”

白霓衣苦笑着:“竟然都要走……”

清冷的秋风中,她执起酒壶摇摇晃晃地走开,一副似倒非倒的模样,也不只是身醉还是心醉。雪明只是淡淡的看着她的身影走远,却没有伸手搀扶,眼中掠过些许不明情感。

已是第二个年头。

这日,虽然已近辰时,天还是昏昏沉沉,不见有一丝阳光透过厚重的云层。未几,天上竟洋洋洒洒的飘下几朵雪花,只是落在地上,顷刻间便化为点点水迹,不禁让人感到扼腕。白霓衣穿着厚重的大衣立于院中。朔风呼啸而过,耳畔的几缕碎发被猛地带起,她却并不在意,反而伸出手,接着越下越大的雪,体会着掌心传来的阵阵凉意。蒙面的白纱之下,看不到丝毫表情。

不过几月时间,当今天下便已经风起云涌,多少本为白家臣子的人举兵攻卓,赤县神州所有的九州,怕是只有三分之一还在白靖文控制之下,少得可怜。更何况这位皇帝不喜政事,如今的情势怕是仍不自知,真是“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花”,或者说应该是商男……

钗头凤自杜玄焱离开便交给了凌焓打理,白霓衣也随杜宛瀛住入了杜府,名义上只是杜家小姐的朋友。府中所有人对这位整日以白纱蒙面的姑娘深感好奇,却也摄于她骨子里透出的冰冷。其实,她只是在痴痴等着那人说的,回来接她。可也始终不见消息,直到如今快要入春。

恍惚之间传来阵极细微的触感,不觉之间身上已多了件淡蓝色的披风,再向身旁一看,杜宛瀛仍旧摆出那副笑吟吟的模样正在看她:“下着雪,多穿点吧,有益而无害,若是生病了,玄焱好找我的麻烦了!”

白霓衣将身上的披风紧了紧,望着翻飞的雪花,问:“那边,可是传来什么消息了?”

杜宛瀛扑哧一声笑出声来:“看你这样子,就知道定是在想玄焱了,干嘛还装出这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难怪在青楼待了这么些年,真是太能装了!”而后敛起笑意,“其实,如今大卓的这位皇帝,还不算特别昏庸。前些日子陇西的郡守也开始起兵反卓,兵威正盛,听说白靖文已经下诏封父亲为行营都统,领兵迎敌,只是不知父亲会作何打算。”

白霓衣轻笑一声:“还能作何打算?如今情势不同以往,白靖文开始对政事有所涉猎,越国公断不会贸然行动,而罔顾身于太昊的你的死活。”眸子忽然变得深邃,她轻蹙眉头:“如果我所料不错,或许……这只是一场试探。”

杜宛瀛心中一惊:“难道,朝廷对父亲、对杜家已经起了疑心?”

白霓衣转过头,对上她诧异的目光:“应该说,是早已起了疑心。杜家镇守河东多年,手握重兵,民心依附,白靖文虽然不理政事,却也应该有所耳闻。如今天下举事之人如此多,但都是些小角色,真正能让白靖文寝食难安的,便是像你父亲这样手握权柄的人。陇西郡守怕只是个探路石,如今大卓虽然国力衰微,要找几个会打仗的将军倒也不是什么难题。白靖文又为何偏偏要你父亲前去?知道越国公深谙兵法,又有三个大器早成的儿子相助,击败陇西的军队不过转瞬的事,因此想借此来看你父亲是否真的忠于大卓。若是越国公真能击溃敌军倒还罢了,可如今举义之事已迫在眉睫,应该说是万事俱备,越国公又怎么可能真正去攻别人而消耗自己的实力?一但杜家对陇西军队久攻不下,便会正中了白靖文的下怀。”

杜宛瀛顿了顿,声音从嗓子里飘出来:“若是父亲真的……会怎么样?”

白霓衣缓缓转身:“倘若真如此,白靖文第一步就是要扣留你做人质,好牵制住越国公。第二步……就是秘密派遣大批军队前往陇西,趁着两军交战,神不知鬼不觉灭掉杜家和陇西的兵力,好绝他心头之患。”当年那般绝情抛下她,如今又出这种阴招。白靖文,真是宝刀不老。

“小姐!”一个人影飞速跑到二人身前,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一脸惊慌,看样子是杜家的仆人。

杜宛瀛忙问:“如此慌张,出什么事了?”

那人继续喘了一会,方才断断续续地说:“朝廷下旨,说老爷行军陇西,其实是图谋太昊意图不轨,因此已经派兵要来抓小姐了!小姐你快走吧,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什么?”杜宛瀛不由的看向白霓衣,“现在,是不是应该尽快离开去找父亲他们了?”

“离开是一定的,但不能去找越国公。如今朝廷要抓你,知道你逃走,定然猜到你会去找越国公,你走出不到五里就会被朝廷的人追上。想要平安,就要反其道而行之。”面纱之上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之人,“还有,你不能这么走,太招摇了。”

杜宛瀛立时明白她的意思,飞奔回房,再出现时已换了身男装,原本就有些刚毅的面庞与这身装扮说不出的协调,似乎这才应该是杜宛瀛该有的模样,连白霓衣也有一瞬间的恍惚,眼前的这人究竟是个男儿还是女子,而那仆人倒是没什么反应,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

“看傻了吧?”杜宛瀛摆弄着衣服,得意地说,“我以前经常穿成男人的样子出去同大哥他们游猎什么的,因此早已习惯了。”

眼角噙了些许笑意,白霓衣道:“看来,以后该改口叫你杜公子了。”抬手指了指那仆人,“你去越国公军中给他报声平安吧。”

家仆也不知该不该听她的,转而望向小姐,杜宛瀛一急,重重的朝那人脑袋敲了下去:“没听白姑娘刚刚说的吗,愣着干什么,赶紧找几个人跟你一起去啊!”

那人一边揉着脑袋一边躬身道:“是,是,小的遵命!”

杜宛瀛负过手去,脸上现出的笑意不明:“没错,现在我是杜公子了,那你呢?”

“出了太昊后,如果你喜欢,叫我皓舒公主,亦是无妨。”

提心吊胆远离大卓帝都,两人绕道鉴山转而向西,以便甩掉朝廷的人,结果取得了成功。白霓衣本打算直接奔杜家军对所在之地,却不想杜宛瀛竟带她到了雍州的户县,按杜宛瀛的说法,不能空手去见父亲,可白霓衣着实想不出来如此偏僻的地方能有什么东西好带给杜珗。

一路奔波,本来应该十分疲惫,两人却没有丝毫劳累之意。驾马入了户县,方知什么是人间炼狱,各处是饥渴交加的百姓,衣衫褴褛,倒在路的两旁,见有生人,便一拥而上,拿着破烂的瓷碗,无力的喊着“给点吃的”“可怜可怜吧”类似的话语。一直生活在帝都太昊的白霓衣看惯了万里繁华,还未见过如此的情景,她没有想到白靖文治下的大卓竟是如此模样,一时间眼神复杂难明,看向一旁的杜宛瀛。她也是一脸阴沉,只是淡淡地说道:“这些年收成不好,加上朝廷徭役和盗匪袭扰,这些百姓已经不堪重负了。如今你看到的,才是真正的大卓,走吧。”

她径直带着白霓衣入了一家庞大宅院中。很难想像如此贫困的县城中居然还有杜家偌大的家产,而且时至今日只凭借宅中几十名家仆还没有被那些饥寒交迫的穷人给毁掉,真是堪称奇迹。

圆中蕙兰绽的正盛,与白霓衣清冷的气质很是相像。虽然环境倏的变得清幽,她的心情仍是没有丝毫改变。入了正堂,终于鼓起勇气开口:“阿瀛……”却没有了下文。

自从相识,她便如此唤她,杜宛瀛倒也习惯了,转身笑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玄焱说你是面冷心热,果然看的精准。你是想让我帮他们一把,是吧?”

见白霓衣只是微微垂首,没有什么反应,她接着道:“我来这就是为了变卖这里大部分家产,赈济这些灾民。这些人并非是什么卑微的乞丐,不过是普通的农民、百姓,你对他们好,他们也会回报你的。救了他们,再说出你我身份,如此不就有了一支军队吗?而且都是坚决效忠于你的死士。届时公开以你的身份招募兵马,我和父亲便都出师有名,推翻大卓就指日可待了。”她又嘻嘻一笑,“比起在父亲军中被看成个女子无所作为,倒不如自己在外闯荡出一番天地来的自在呢,对吧?”

目光相接,白霓衣如第一次见她一般再次打量,原来时

《以血为画》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夙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霓,杜宛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夙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以血为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白霓,杜宛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