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世界已剧终》全世界已经剧终图片 强强 全世界已剧终㚻

更新时间:2020-05-21 00:10:28

《全世界已剧终》全世界已经剧终图片 强强 全世界已剧终㚻 已完结

《全世界已剧终》

来源:广东畅读作者:木七夕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苏锦,萧青卿

新书《全世界已剧终》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木七夕,主角苏锦,萧青卿,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这仍是那本暗灰色的笔记本,里面是苏锦隽秀的文字,内容是没有方向的风,寂寥破碎的流年,还有时光绽放的掌纹,碾碎了的落花满地,都是怅然...展开

《全世界已剧终》免费试读

这仍是那本暗灰色的笔记本,里面是苏锦隽秀的文字,内容是没有方向的风,寂寥破碎的流年,还有时光绽放的掌纹,碾碎了的落花满地,都是怅然若失,谨慎而仓促的记录。是苏锦依赖的生存

我怀孕了。

我从未给萧青卿打过电话,这是第一次。

晚上下了很大的雪,南方本是很少见雪的,就更不用说是这般大的雪了。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一路散下来,远处的没在黑夜里,近处的也只能看见少许铺在路灯下,却在昏暗的光线下失了真。

半夜我从梦里惊醒,再也睡不去,索性趴在窗口处看风景,楼下没有任何人。突然间特别想念萧青卿,便起身走向客厅,蹑手蹑脚的样子,像一只猫。

下雪,半夜,赤脚,客厅,沙发,电话。

“萧青卿,我怀孕了。”

“苏锦。”

“我想睡了。”

“苏锦。”

挂了电话我仍是无法入睡,躺在床上,借着台灯清淡的光看一直放在枕头下的日记本。

有人说过每天写日记的人,都是悲悯的心情,他低头记下所有的岁月刻钟,仰头时生怕自己淡忘日子的模样,然后总会心念着依赖着文字生存,没有文字,便是死亡,没有记忆,便是消逝。懒惰,无情,阴暗,隐藏着过往的日子,惧怕阳光的味道,不愿储存情感在脑海里,想潇洒漫游一生,亦是悲凉的一生。

2004年6月6日

西林执我之手,握入手心,他轻言:苏锦在我身边,流水落花都是艳。

西林轻拥我入怀,在我的耳畔喃语:每当苏锦的微笑落进我的眼里时,我仿佛能看尽世间所有的明媚与疼痛。

西林低头吻我的嘴角,唇瓣颤抖,他说:苏锦的气息清凉若玉,让人奢望而恍惚。

西林的话语像是牧师的吟唱,我小心翼翼地聆听,当它是掠过的绵绵春意,不想留住,却真心发现它的美丽。但所有的怦然心动亦是瞬间斑驳。

2004年7月18日

画室没有其他人,空气里都是颜料的味道,清淡地刺鼻。

我穿整齐洁白的校服裙裳,白色的帆布鞋,头发乖乖地梳着马尾,露出干净的额头。西林对我这样的装扮,赞叹:苏锦是撩人心田的莲。

西林缓慢地蜕去我的上衣,然后是内衣,表情庄严,像是虔心祷告的教徒。

我始终微笑地看着西林,他的手指修长洁净,当他的指腹拂过我的后背时,一阵酥麻漫过我满身。

西林说:苏锦,你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子,我要将你的完美统统留在我的画纸上。

有这样一个男子,你允许他窥视你的一切,你的灵魂却在身旁眼神轻佻,还有轻蔑。

2004年8月24日

七夕节。

早上。

文菱敲门进来,送我一盒巧克力,她脸颊绯红,低着头不敢看我。我上前揉她的头发,笑意浓浓:你转送给我,恐怕又有哪个男孩要伤心了。

文菱撅起小嘴,杏眼瞪得圆圆的,理直气壮:这是我自己买的。说完耳根也绯红了。

我又想起苏年了,难道他从未离我而去,所以文菱才会紧紧地贴近我,小心的模样,怕伸手触碰便是破碎。

夜里。

我看见纯白床单上那抹红艳,像一簇彼岸花,是死亡,是女孩的祭奠。西林低头亲吻我的唇瓣,对我说:苏锦,我爱你。

我一直微笑地看那抹曾经钻心的疼痛,像是看太阳一般,是希望,从此以后我是坦然,所有身边的男子都是温和的绵羊。

2004年10月1日

她撕扯我的头发,我看见她手里有长长的黑发丝,是美丽妖艳的。她的手指甲嵌进我的肉里,是巨型的蚊虫,带出红色的液体。她一个耳光落在我的脸颊上,是滚烫的铅字,留下羞辱。

我始终不曾哭泣,我安静地看她的波澜。

她终于累了,扣住我的手腕,说:去见你的母亲。

母亲,我那个可怜的母亲,已失去苏秦的女子,终日寡言,眼神恍惚。

我猛地跪倒在她的面前,乞求她放过我的母亲。

她却突然高傲起来,仔细地整理自己身上紊乱的衣物,然后优雅地坐回沙发上,微笑着说:离开我的儿子。

我抬头看她扬起的下巴,她美丽的脸庞尤为丑陋。

你配不上西林。

2004年11月2日

西林走了。

一个月来楼下都是他的身影。

我从未想过自己是否能配得上他,一个月前想了,的确是配不上。

2004年12月31日

苏锦,下雪了,这是我在这见过的第一场雪,小小的雪花,像流浪者的泪花,都是思念。我要回爱尔兰了,只带着一些画纸,纸上是我心爱的女子,她有明媚而忧郁的微笑,有一头绕我心跳的发丝,有一身葬我情殇的清雅。我来时,她在,我走时,她亦在,我突然感到恐惧,难道岁月怡人风光都是我的意念。但是我却清晰地记得,她踮起脚尖亲吻我的模样,她睡觉时恬静的脸庞,她说话时直视对方的目光,她右耳垂上一颗桃红的朱砂痣……她说:所有的忧伤都是造作。她说:所有的欢笑都是炫耀。她说:走过的,路过的,都是主角。她说:生命都是命中注定。苏锦,你是我的命中注定,现在我仍不够强大,但终有一天羽翼会丰满,所以我允你一个约定,一个爱尔兰约定,百年约定,相信我定会回来寻你,很快。

收到西林最后的一封信,我认真地将信上的内容抄在自己的日记本上,过程是葬礼。

……

第二天萧青卿来了,她裹着红色羽绒服,长长的黑发丝大部分都被埋进颈项里,有少许的散落在胸前,她眼睛下端是浓浓的黑眼圈。因为天冷的缘故,嘴唇和脸颊都泛着些浅紫。

我看着眼前的萧青卿,想对她微笑,却无故地哭了起来。萧青卿不说话,坐在我旁边,拉过我的手,紧紧地握在手心。

一个小时后,萧青卿见我不再流泪,便起身从梳妆台那取来梳子帮我梳头,小心谨慎,生怕一不小心会拉扯到我某根情绪,疼了我。

“是西林的?”

“嗯。我不想要他。”

“西林怎么说?”

“他回爱尔兰了。”

“什么?”木梳从萧青卿的手里滑了下去。

“他走时给我寄来了最后一封信,信上与我定下爱尔兰约定。”

萧青卿转身走到我的面前,用双手紧锢住我的肩膀,迫使我抬头看向她的眼睛,“苏锦,你相信他吗?”

我看着萧青卿笑,然后摇头。

“那你为什么要放他走,他应该负责。”

“我不需要他负责,是我逼他离开的。”

“为什么要那样做?”

“西林的母亲说我配不上他。”

萧青卿黯然,将我拥入怀里,轻拍我的背,嘴里呢喃:“是他配不上你。”

萧青卿对母亲说,想让我与她一起出去玩几天,母亲欣然答应了。母亲一直很信任萧青卿,觉得她是乖巧可人的孩子,可这次萧青卿却是要将我带去遗弃掉我肚子里未成形的生命,是母亲女儿的孩子,会是一个漂亮的孩子吗?

出门时,文菱将一个纸袋塞进我的背包里,她说是一条围巾,自己织的,怕我们嘲笑它,所以到外地时才能拿出来。

我转头看窗外,是漫天的雪花,毫无倦意。

萧青卿走到我身边,看着文菱微笑,允诺会好好照顾我。

文菱开心地点头,跑过来,抱着我的手臂,然后仔细地端详眼前的萧青卿,问我:“她就是苏锦的小表姐么?”

我伸手轻揉文菱的头发,知道她仍然对那次的对话耿耿于怀,我笑道:“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文菱眼神突然暗淡,小声嘀咕:“我也想陪在你身边。”

我惊讶,难道文菱已经知晓了。

文菱见我满脸的阴郁,讪笑:“我也想出去玩啊。”

谎言中的美丽风光,是真实的凄然萧索。

火车上,萧青卿说:“我们去一个陌生的城市,回来时,苏锦依然是苏锦,青春明媚的女孩。”

我想起那抹红艳,我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回到原地。

车窗外是凛冽的寒风,扬起又落下,落下又扬起,一场轰然沧桑。

《全世界已剧终》精彩评论:

转 反套路非攻略非主流虐渣。十章一世界。女主(苏锦,萧青卿)宁幼薇武力碾压,简单粗暴,脑回路清奇,心性通透,小幽默,苏爽。只前后涉及的原灵异世界也很有意思,女主(苏锦,萧青卿)智斗人武斗鬼。快穿设定星际直播但没影响,如用恐吓痛苦把渣男继母改造成24孝好家人,符咒控制丧尸清除异能建立和谐基地,驱使女鬼织布。关于cp:原世界医治韩王残腿后回家侍奉父母;中期冒出疑似强男主(苏锦,萧青卿)九重,前世今生神君轮回什么的,最后九重被送入轮回,很喜欢女主(苏锦,萧青卿)对所谓前世的态度和处理;即使孩子心性的系统喜欢女主(苏锦,萧青卿)也应该算无cp。此文略涉及但又神奇地避开我不喜欢的套路雷点,比如直播前世今生什么的,粮草。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