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头再来过》刘欢重头再来歌词 虐文 重头再来过女体化

更新时间:2020-06-03 21:08:25

《重头再来过》刘欢重头再来歌词 虐文 重头再来过女体化 连载中

《重头再来过》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尘离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陈英,陈招娣

主角叫陈英,陈招娣的小说是《重头再来过》,它的作者是尘离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路上陈招娣都沉浸在赚了大钱的喜悦中,说话都带飘儿的,一直问陈英是不是在做梦。陈英鄙视地瞅了她一眼,死不承认自己心里也挺虚的。...展开

《重头再来过》免费试读

一路上陈招娣都沉浸在赚了大钱的喜悦中,说话都带飘儿的,一直问陈英是不是在做梦。陈英鄙视地瞅了她一眼,死不承认自己心里也挺虚的。

陈英卖围巾选择的是“高端市场”,价位也就不是那么适中,一条不算大的丝巾定价就是二十块,其余价位不等,尤其一款只有十条的羊毛披肩的价格更是贵的离谱,五十块钱不二价。等正式卖的时候,陈英看势头很好,也防止这些购买者还价还狠了,咬咬牙每条围巾都提了五块钱。结果卖的太红火了,购买者连想和陈英说上第二句话的时间都没有,再看大家都在选购,一时顾不上讨价还价唯恐自己看上的款卖光了。这样一来销售成绩可想而知,陈英的小书包都塞得鼓鼓的,黄飞看着都觉得害怕,心惊胆颤地护着两个“小姑NaiNai”安全到了家,才敢大口地喘气。

等歇过来了三人相视一笑,都觉得如释重负的亲密。陈招娣就在老宅简单做了些饭菜,三人风卷残云消灭的一干二净。

摸摸自己圆鼓鼓的肚子,陈英有些后悔了,这可算得上暴饮暴食了,以后可得注意,不然自己塑造身材的计划准得流产。

陈招娣不客气地打发黄飞去洗锅碗,自己拉着陈英躲到偏房数钱去了。最后眼神呆滞地看着一沓沓整理好的钞票,四千多块钱呐,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三姐,去掉我投入的五百块钱以及后来卖货用掉的二百块钱,零头不计总共盈利是三千七。按照我们一开始商量好的,你拿一成的利润就是三百七,另外我还得支付黄飞哥的劳动所得,也不好亏待人家,就一百三吧。剩下的就是我一个人的了。没问题把?”陈英早就算过,倒不是特别震惊,冷静地计算自己的收入。

“啊?”陈招娣仿佛刚刚醒来,激动地跳起来抱住陈英叫道:“英子,我们发财啦!发财啦!一次就是三四千,十次就是三四万呀!我也能拿到好几千呢!我家盖平房也就两千块钱呀!”

陈英试图挣脱不得,只好拍拍陈招娣的脑门让她冷静下来:“三姐,这也就是一次两次的生意,这围巾又不是什么技术活,你看着吧,最多两三天卖的人就多了,那时候可没这么好赚。”

“那也没关系啊,能赚这么多我就觉得很不可思议了,我还以为会亏本呢。”陈招娣梦幻般地笑着。

陈英翻了翻白眼,不和她争辩了,只是吩咐道:“休息一下赶紧把今天买来的布料也给加工了,明天你再和黄飞哥去县里卖一回,以后咱们就不卖了。”

“为什么呀?”陈招娣疑惑地放下陈英。

“我刚不是说了吗?这围巾做起来挺简单的,只要买块布料裁剪一下就行。别人看我们卖的这么火,两三天就有跟风的了。等卖的人多了,价格自然就下来了,我们也没什么竞争力,再卖就真的得亏本了。”陈英耐心地解释道。只做两天的生意是有些过于谨慎了,但是陈英本来就是想得快速捞钱的主意,再卖下去就成蝇头小利了。

“哦!”明白过来的陈招娣有些不甘心,“那就这样算了?”

陈英好笑地白了她一眼:“总有别的买卖做,你担心什么?”

陈招娣这才转怒为喜,拿着陈英开出的酬劳出去打发黄飞不提。

第二天陈英没有跟去县里,她怕自己又像上次那样身体透支,乖乖地背着书包上学去了。

要说不担心陈招娣和黄飞两人也是假的,不过陈英觉得两人都是朴实人尤其陈招娣更是纯真的不行,不会玩什么心眼昧下赚来的钱。而且,她对利润有个大概的估测,就当是对两人的一个考验了。

陈英放学又在老师办公室看了会儿报纸,天擦黑的时候到了家门口,两个人一脸喜色地坐在门口的葡萄架下等着呢。黄飞不善言辞,和陈英也不熟,只是把充当钱包的黄军包递给陈英,由着陈招娣叽叽喳喳地说着今天的生意怎么怎么样。

就像陈英猜测的,今天的顾客都理性了点,开始还价了,不过没有超过底线,利润还是很高。陈招娣还发现有些人挑围巾挑的特别细,估计就是想学了款式回去自己做的了,对这种人陈招娣当然没有什么好脸色。陈招娣按照陈英说的没有留存货,摆摊的时间比昨天长,最后的几十条围巾都打个八折甩卖出去,这样下来一共赚了三千一,和陈英估计的差不多。

陈英一边听陈招娣说,一边从书包里掏出门钥匙翘着脚尖打开门把两人请进屋。看两人唇有些干裂,估计都兴奋的忘记吃饭喝水了,陈英让陈招娣去厨房做些吃的。

陈招娣也不客气,自己去自留地拔了些蔬菜回来炒了两个菜,和黄飞两人吃的狼吞虎咽的。

陈英没那么饿,喝了碗米粥就停了筷。她把黄军包打开,数出六百块钱来,一份四百一份两百分别递给陈招娣和黄飞。陈招娣不矫情,接了继续啃馒头,黄飞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才在陈招娣的鼓励和陈英的坚持下,小心地把钱收进兜里。

陈英觉着这样的黄飞还挺可爱的,是个沉默寡言的内敛人,磨砺一下未必不是块璞玉。不过她也没多说什么,本来这两天黄飞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妖怪了,再老气横秋地指点他几句自己成什么了?

行事顺利、收获颇丰的陈英最近心情不错,见谁都是笑眯眯的,连不怎么待见的三叔家的闺女念平也得了些水果糖,让小丫头觉得这个冷冰冰的姐姐也算不得坏人,竟想和她亲近起来。

陈英对小丫头的心思不感兴趣,这丫头长大后可不是一个善主,心机深着呢。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陈英一直不接近这个小她一岁多的堂妹,她可没打算像上辈子那样吃力不讨好的伺候一众堂弟堂妹、表弟表妹,这世道白眼狼太多了,谁对她好谁对她落井下石她心里明白着呢。

陈招娣现在常过来找陈英。偌大的屋子就陈英一个人孤零零地住着,心地善良的她恍然觉得不管陈英表现的多么人小鬼大,终归是个可怜人。于是常常过来陪着陈英做饭看书说闲话。

陈英也觉得挺温暖的。陈英自己是陈、殷两家这一辈年长的女孩,都是她照顾人,哪有谁会来照顾她啊?性子又稳,在朋友圈里也一向是大姐型的人物。至于自己的亲哥哥,更是指望不上,兄妹两人关系改善后,他仗着自己脸长的嫩没少在外人面前反过来叫陈英“姐”,一点都不觉得难为情,这样的人能依靠吗?陈招娣每天自以为隐蔽的用怜惜的眼神看着她,帮她做饭洗衣收拾家务,陈英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虽然心理年龄已经奔三了,但是有人关心的感觉真的很不错。

赶着星期天两人又带上黄飞去了趟县里,这一回陈英是买毛线,打算织围巾。挑了半天,陈英最想要的长绒毛线的并不多,只好先将就买了和一些别的品种的毛线。和一家店主预定了六百块钱的货,喜得那店主都有些找不着北,绝对的大额订单啊。

回去后,陈英就开始教陈招娣织围巾。这个时候流通的织法只那么几种,单调的很,但有着前世记忆的陈英知道的就多了,陈招娣学得不亦乐乎。

围巾还好说,陈英水平不错,找回感觉后织出的围巾卖相上佳。关键是想要织出的帽子和手套,陈英接转扣的功夫实在不到家,又很久没织过,冬天里竟急出了汗来。幸好陈招娣这方面的悟性特别强,接过陈英手上的活没一会儿就搞定了,让陈英羡慕的不行。

两人忙活到晚上掌灯的时候才停下,这时候乡下虽然供上了电,但停电是家常便饭,除了那些窝在富户家的电视机前的小鬼头,大家都没什么抱怨。

按照陈英的设想织出的样品有五套,图方便没有细线围巾。陈英点了蜡烛把陈招娣织好的帽子拿来进行加工,说白了就是顶部抓堆、加上毛球,没见过这种样式的陈招娣看得一愣一愣的,摸着陈英的脑袋瓜子疑惑地反问:“英子,你这脑袋怎么长的?怎么这么多的花样啊?”

陈英避了开去,故作小人得志样:“那是你太笨了!唉,像我这样的天才总是寂寞的。”

“去死!”陈招娣怒了,两人打闹了一阵子才停下,一起躺在陈英的那张窄床上。

“三姐。”陈英叫道。

“嗯?”

“这次的围巾你还是找庄上其他女孩织吧,要找手巧靠得住的,你熟的都。”

“为什么呀?”

“我要了那么多的毛线,你一个人肯定织不过来的。我们可以给她们工钱,一条围巾一块钱,一顶帽子两块钱,一副手套一块钱,不过得保证质量。”

“好,那我明天就找她们去,看这回不把她们给乐死!”陈招娣想着飞出去的钞票有些恶狠狠的。

“得了吧,三姐赚的比她们多多了!”陈英鄙视她的小心眼。

“那也没有英子你多呀!”

“我是天才嘛!”

半晌,陈英歪过头看向沉默的陈招娣:“三姐,你干嘛那么相信我呀?”

陈招娣也侧过身来,一双水灵的眼睛在摇曳的烛光里格外的动人心魄,毫不犹豫地回答:“英子你是个天才嘛!”

陈英望着那双写满信任期待的眼眸,心里一下子踏实下来。三姐,真的很感谢你能陪着我,让我在这样的岁月里不那么寂寞。

上辈子陈英离开陈庄后几乎没有回来过,她不知道陈招娣的命运会是什么样,也许并不那么如意。在乡下柴米油盐酱醋茶会让一个女人迅速蜕变,就算以没有职业的农村女孩身份嫁到县里也还要看公婆

《重头再来过》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尘离)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陈英,陈招娣)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尘离)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重头再来过》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陈英,陈招娣),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