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惹了我,就别想跑》惹上我 就别想跑 第二十七章免费算命 惹了我,就别想跑kuso

《惹了我,就别想跑》惹上我 就别想跑 第二十七章免费算命 惹了我,就别想跑kuso

发布时间:2019-12-13 21:14:47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风一样的凌乱 状态:已完结

《惹了我,就别想跑》作者:风一样的凌乱,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丁浩然,杨之知,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杨祺祺放心了:“算你运气好,我后备箱里有根绳子可以拉你们到启东。”上次帮同学拉过抛锚的车,后来绳子就顺手放在后备箱了。 “什么,

《惹了我,就别想跑》 免费试读


杨祺祺放心了:“算你运气好,我后备箱里有根绳子可以拉你们到启东。”上次帮同学拉过抛锚的车,后来绳子就顺手放在后备箱了。

“什么,你竟然能帮助我们,太好了,你们等一下好吗?”男人惊喜交加跑回去和车里的人说了几句话,又跑了回来。

“请问你们中间有属蛇的吗?”男人开口问出的话让杨祺祺一行三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看三人疑惑不解看着他的,他又问了一遍。杨祺祺突然晃过神来指着仔明:“有,他就是。”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韩之文,师父是曲弘江。你们应该听说师父的事了吧!”韩之文已经在打量着仔明。

仔明激动的打开车门跳了出来:“我就是来拜师的。”

“真的给师父算到路上会遇到师弟,你跟我来。”韩之文拉着仔明的手就往路那边去了。

杨祺祺浑身打了个激灵,好神奇啊。和仔明妈也下了车向路那边走去。

车子下来了一个七十几岁的老者,他头发花白面容普通,一双眼睛很是有神,他上下仔细打量着仔明,杨祺祺看得真切他眼神里仿佛有些失望。

“孩子,你把生辰八字说一下。”仔明报过生辰八字,老者拇指在手指间推算了一会摇头:“孩子,你不是我要寻找的人。”

“大师,你是不是算错了?”仔明心里一寒脸色发白声音发抖。

老者眼睛已经看向杨祺祺,他眼睛一亮问:“孩子,你是属蛇的吗?”

杨祺祺下意识的点头,马上反应过来又摇头。她才不要做什么算命先生。

老者心里顿时有数:“你别害怕,我不会勉强谁做我的徒弟,这样你报一下你的生辰八字,我免费帮忙你批个命。”

“不用了,谢谢你了,仔明我们回去吧!”杨祺祺连忙摇头。

“大师,你就收了我吧!”仔明哀求。他眼睛不好,只是读到初中就算了,父母是普通的工人,他需要一个能养活自己的技能。

也曾经去过盲人按摩的地方,只呆了半个小时他就逃回了家。

仔明妈眼睛都红了,她心里本来对仔明能做大师的弟子就不报希望,可刚才发生的一却也太让人心生希望,如今希望又变成失望,叫人心里实在难受。

“孩子,你的八字不合适做我的弟子。”老者诚实的说。

仔明非常不甘心指着韩之文:“可是刚才他说你已经算到路上会遇到弟子,不是我难道还是她?”说完看向杨祺祺。

会说话不,扯到我这里做什么,杨祺祺暗暗腹诽。

“我只是算到今天能帮助我之人中必有我弟子,不一定就是你们。”老者简单的解释。

“难道你的意思求助只是一个借口?”杨祺祺忍不住开口问。“不错,正是如此。”老者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

果然不是正常人,杨祺祺果断的拉了拉仔明:“咱们回吧!”仔明杵在地上不肯走,伏在她耳朵边小声说:“那你算算,你是不是他弟子,你反正不会做他弟子的,如果他说你一定会做他弟子,那就说明他算得不准,我也就死心了!”

这话没有毛病,自己的确是不会做他的弟子的。

“咳,那个曲大师你刚才说免费给我批命的话,还算数吗?”杨祺祺含笑看向老者。

老者自然忙不迭的点头:“你报上生辰八字来!”把自己的八字报给他,就看见他开始推算起来。

只见他左手大拇指在其余四指间飞快的点动,嘴里更是念念有词,几个人目光炯炯都看向他。

少顷,他停住了演算认真看着杨祺祺:“孩子,你就是我要找的人!”“呵呵,我们走吧!”陆仔明主动向杨祺祺说到,他心里没有那么难受了,杨祺祺是一个实打实的富二代,马上要嫁的人也是个身家丰厚的人,她绝对不会做算命先生的。

“不好意思,我对算命先生这一行不感兴趣。”杨祺祺摇头。老者缓缓的看着她一字一字的说:“你命中注定就是我的关门弟子。”

杨祺祺还是摇头:“谢谢大师的错爱,我只是一平凡的女孩,以前、现在、未来都不会走这一条路。”“孩子,知道命运石之门吗?一旦打开不管你绕多少个圈始终向着那道门走去。”老者还是不紧不慢的说着话。

听他如此这般说,也只能给他一个虚假的微笑。正要转身要走,老者又说:“不管你现在是怎么想的,我把现在算到的情况向你说一遍,你自小由你母亲独自抚养长大,在这财帛方面是享受了荣华富贵。”他顿了顿。

如同被闪电劈中了似的,杨祺祺看向老者。“你过来些,有些话我悄悄的告诉你。”老者坦然的说。

不由自主的靠了过去,老者在耳朵边说了几句话,杨祺祺脸色陡然变色:“我不相信。”“事实会证明一切。”老者傲然的说。

杨祺祺哼了一声,不在理他和仔明母子走回车子,调头往回开。

“师父咱们怎么办,追上去吗?”韩之文看她的车子已经走远。曲弘江摇摇头:“还不到时候,有她的生辰八字,想找到她就非常容易了。”

仔明妈关心的问:“祺祺他说了什么,你怎么会这样不高兴?”“没有什么,就是说些危言耸听的话,想让我答应做他的弟子。”杨祺祺胡乱说了几句对付过去。

回去的路上,大家的心情都不是很好,杨祺祺专心的开着车,回到火京市再把仔明母子送到家后,已经是晚上七点。

谢绝了仔明妈妈挽留她吃晚饭,杨祺祺却不想回家,心情不好又不想一个人呆着。

姜娜家离仔明家并不是很远,开脆去找她聊聊天。

杨祺祺把车子停在金苑花园的地下车库,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姜娜,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手里拿着手机拨打电话,眼睛里瞄到了一辆车子时,心脏嘭嘭的加快速度跳了起来。

“母已亡,所嫁之人是负心狼。”这就是老者悄悄在耳朵边说的话。

《惹了我,就别想跑》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风一样的凌乱)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丁浩然,杨之知)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风一样的凌乱)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惹了我,就别想跑》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丁浩然,杨之知),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惹了我,就别想跑

作者:风一样的凌乱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风一样的凌乱)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丁浩然,杨之知)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风一样的凌乱)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惹了我,就别想跑》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丁浩然,杨之知),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