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以血为画》以春天为主题的画 第1章 雏凤初落 以血为画清水文

《以血为画》以春天为主题的画 第1章 雏凤初落 以血为画清水文

发布时间:2020-03-26 07:14:01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夙念 状态:已完结

《以血为画》为夙念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夜,太昊城。 月垂至天西,泻下一地恹恹的枯黄光芒,像个迟暮的老人,再无一丝气力。大卓的都城太昊犹如一团死水,凝结在这一刻,无声无

以血为画

推荐指数:10分

《以血为画》在线阅读

《以血为画》 免费试读


夜,太昊城。

月垂至天西,泻下一地恹恹的枯黄光芒,像个迟暮的老人,再无一丝气力。大卓的都城太昊犹如一团死水,凝结在这一刻,无声无息的伫立在一个庞大帝国的疆域中心。

就在这座死城深处,月华之下却是另一番光景,各处碧瓦飞甍,层层宫灯之间裹挟了美轮美奂的庞大宫殿,尤其是正中的那座,内里还传来阵阵丝竹之声,隐隐有水袖浮动,令人如在梦中。

当真是良辰美景奈何天!难怪大卓开国不过三十载,帝王仅历两代,如今就已国力衰微、风雨飘摇了。皇家又如何?皇家过着如此奢靡腐化的生活,天下又焉有不亡之理?

殿外回廊之下,两把长刀挡在一个一身锦衣华服、年纪不过七八的少年人身前,犀利的目光霎时定格,原本剑眉星目的面庞染了厚重怒气,嗓音沉沉:“让开!”年纪虽小,却有了几分傲视天下的帝王之气。不威自怒的两个字,让人不寒而栗。

两名宫卫壮着胆子道:“太子殿下,陛下传下严令,今夜任何人不得入内打扰,殿下请回吧。”

少年一错不错的面前长柄腰刀,空气中缓缓漫出些许杀气,声音依旧冷如玄冰,音调提高了几分:“本宫再说一遍,让开!”

这两个小小的宫卫已经察觉到了危险,但也别无选择,若是惹恼了圣上,只怕后会更严重。

“太子殿下,还是请回吧,您真的不能……”

话还未说完,少年便已首先发难,转瞬便已抓住二人执刀的手,双腕轻巧的向后一转,两个彪形大汉立时做了个后空翻,狼狈的摔倒在地,扬起一层浮尘,两柄钢刀“咣当”一声插入二人身旁,发出阵阵龙吟。宫卫,从来都是宫中的健者,却像是这个少年人手中的婴儿一般,不堪一击。虽然他们早有耳闻,太子殿下天纵奇才,年纪虽小然文武双全,却不想它的速度和力量可以达到如斯境界。

少年对于二人的呻吟声不屑一顾,仿佛刚刚出手的是旁人一般。他抬起头,深深的看了眼上方的“太昊殿”三字,双拳缓缓握紧,果断的走了进去。入目的,果然是美人翩跹舞绮罗的欢愉景象,原本就难以抑制的怒气终于在这一刻喷薄而出:“都给本宫退下!”

霎那间,歌舞升平的大殿悄然无声,所有人面面厮觑,不知所措。

龙椅上那位年轻的皇帝白靖文放开怀中两位美女,微微眯起那双狭长凤眼,样子已不像是一位帝王,而是一位弄情公子,俊美的脸上不泛丝毫波澜。

“罢了,既然太子不悦,尔等便先退下。”他淡淡的扫了眼下面的大儿子,一字一顿道:“朕要与太子殿下,好好聊一聊。”

“是。”原本不知所措的伶人、乐师一听有了个台阶,赶紧下去。没了旁人,父子俩的对视显得有些诡异,其间似有火花迸射,像是高手间的决战。

白靖文缓缓拿起一盏金樽,浅酌一口后淡淡问:“秉志,这么晚了,找朕有何要紧之事?”

少年的目光越发凌厉:“儿臣不解父皇为何要除七妹?而且她刚刚故去,你怎能在这里美人拥怀,毫无半分悲情?那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啊!”

他果然猜得不错。唇边掠过一丝浅笑,满脸的不屑:“金意金大将军言,此女出生,皇后便血崩西去,可见此女不祥,是个妖女,皇家绝不能留此不祥之人,所以朕才要如此做。为了这样一个不祥之人,悲哀不值得。”

金意,竟然又是这个金意!少年人心头一紧,双拳之中,指甲早已深深嵌入。“父皇,大卓国力衰微的源头,就是这个金意啊!”他苦劝着,尽管他知道不会有结果。“一个区区左翊卫大将军,就能决定一朝公主的生死,这大卓的天下究竟姓白还是姓金?此等妖人谗言惑主、闭塞圣聪,其罪磬南山之竹亦不能书,依儿臣看,父皇应早杀此人为七妹报仇,否则大卓……”

“够了!”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拍案而起,将帝王之怒表现得淋漓尽致:“秉志,金大将军是我大卓的栋梁之臣,朕绝不许你这般诋毁他!你与七妹昭月为同母所生,知道你顾念兄妹之情,故不愿与你计较,可你怎能,又怎敢在朕面前如此放肆!你以为你是本朝的太子,朕就难奈你何?告诉你,别把自己看得过高!这天下,还是朕说的算!”

少年面对帝王之怒没有丝毫畏惧,镇静的答道:“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将自己看得过高之人,怕是父皇你吧!我白叶榕不过心系家国天下!昭月她不单是我七妹,大卓的皓舒公主,还是我皇室中人,今日因外人一句话父皇便可一意孤行残杀皇族,那我白家在大卓算什么?我白叶榕在这宫里又算什么?如此的天下,不要也罢!”他毫无迟疑的取下头上金冠,冷道:“今日,大卓太子白叶榕甘愿献出太子位,自我流放三千里并永远从皇室族谱中除名!从此,我与这个败到骨髓之中的白家再无丝毫瓜葛!”说罢转身离开。

白靖文将金杯狠狠甩下,美酒佳酿转瞬溅上黄金袍面,怒斥道:“你敢!”

少年停下脚步微微侧头:“这世间就没有我不敢为之事!我表字秉志,可我绝不秉承你的女人志向,叶榕要如皇祖父一般开拓万代盛世!父皇,我最后一次叫您一声父皇,您请看好,你若还是如此模样,不出二十年,大卓必亡,江山必定易主!”

“如此大逆之言,你也能说出口?”

少年轻蔑一笑,话语如刀:“哦,对了,若是无人能为此事,二十年后我必亲率大军前来讨伐。要么,我也是辅佐当世英主成就霸业,这天下本就该是有才者得之。无论如何,儿子必将见证大卓如何从盛世走向衰亡,更要见证另一个帝国如何崛起来一统大卓的破碎河山!”

定定的脚步声后留下幽幽烛光。

白靖文的身子顺着纯金所制的龙椅滑下去,像是那少年人一走,也一块带走了他全部的力气。他抬头望向有数丈高的房梁,整个身子都靠进宽大的龙椅。良久,缓缓闭上双眸,俊逸的脸庞没有表情,却极轻的唤了一声——

遥岑。

翌日,永和三年,卓靖帝白靖文颁下诏书,太子白叶榕及皓舒公主白昭月病逝,天下同披缟素。奇怪的是,白靖文有二十几位皇子,之后多年却再未立过储君,东宫一直空置,无人入主。

十八年后,钗头凤。

这是地处太昊城中的一处青楼,无巧不成书,无姑娘不成青楼,凤者,女子也,故美其名曰“钗头凤。”其实其中还有另一层意思,钗头之凤。全天下的男人都知道,钗头凤的姑娘全是一等一的美人胚子,尤其是那位白霓衣姑娘,更是如天仙下凡,乃是人间极品,只是鲜有人能见她真容。这天下的事就是如此,越是神秘就越是让人想去解密,于是虽然钗头凤的姑娘从来都是卖艺不卖身,每日却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公子哥到这来想要一睹白霓衣风采,如果当真那么容易见也就不神秘了,所以可以想象,他们都是失望而归。

唯独今日,有些不同寻常。

《以血为画》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夙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霓,杜宛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夙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以血为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白霓,杜宛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以血为画

作者:夙念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夙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霓,杜宛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夙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以血为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白霓,杜宛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