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以血为画》以春天为主题的画 第18章 进军太昊 以血为画最新章节

《以血为画》以春天为主题的画 第18章 进军太昊 以血为画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0-03-26 07:14:09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夙念 状态:已完结

新书《以血为画》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夙念,主角白霓,杜宛瀛,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情势果然与她所料丝毫不差,只是还有一个问题,白霓衣的眉眼轻轻上挑,偏头问他:“你说的大都督,是左还是右?” 那人微顿了顿,道:“

以血为画

推荐指数:10分

《以血为画》在线阅读

《以血为画》 免费试读


情势果然与她所料丝毫不差,只是还有一个问题,白霓衣的眉眼轻轻上挑,偏头问他:“你说的大都督,是左还是右?”

那人微顿了顿,道:“右领军大都督,杜玄焱。”声音不带丝毫起伏,平静如一掬清水,像是他口中之人就是他自己一般。

抚上地图的手指忽地颤抖,双眸中写满了震惊与不解。白霓衣缓缓转过身,果然看到一身士兵服色的那人俊朗从容的面庞,唇边隐了点点笑意,那是她几个月来昭思暮想的人。

抬手取下面上素纱,在他微笑得令人沉沦的神情里,她走近一步,轻声道:“焱弟,你回来了……”电光火石之间,心中有一瞬欢欣,嗓音微微哽咽,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重见他,更没想这么长时间不见,她对他已经如此上心。

杜玄焱闲庭信步地走过来,骨节修长的手指抚过她眉梢,“霓衣,”一副深情的模样,说出的话却是在调侃她:“这么长时间不见,怎么变胖了?”

白霓衣怔在原地:“啊?”

其实这么长时间的军旅生活,没了在钗头凤时吃的山珍海味,虽然空有公主的名头,每天也是吃糠咽菜,应该说瘦了不少才对啊……

八月,已是盛夏时节。

霍林郡。

虽然大雨已是停歇,被雨水冲毁的道路却也并未修缮完毕,越军仍是缺粮少水,举步维艰。就是这样艰难的境地,这日右军之中却到了个非凡的人物,说是右领军大都督杜玄焱请来的军师。军中将士纷纷传说,此人骨若白玉青葱,貌似初荷落虹,眸子淡淡一眄便是倾世桃花。几乎都是容貌的叙述,却没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也没有关于她能力的传言,只知道那是大卓的皓舒公主白昭月,当然也无人知道她就是名动天下的白霓衣。

消息并非只在右军之中传开,还有左军也是如此,可见杜珗和杜仁琰都已知晓此事,他二人却未对此发表什么态度,没有去拜会这位他们名义上的主子,也没有追究作为一军都督的杜玄焱擅离职守的责任,看来对这事算是默许。

骄阳似火,距离霍林不远的一座低矮的小山丘上,两匹枣红宝马静静而立,马上之人正是白霓衣与杜玄焱,目光交汇之处,都是那座高有数丈的城门。轻轻一嗅,似乎都能闻到战场厮杀的血腥味。

抛下了自己辛苦组建起的数万大军而跑到这里,只是为了要帮助杜玄焱解一时之难,白霓衣也不知究竟是对是错。不过那里还有杜宛瀛,向文忠等人也已真正臣服,该无大碍。

许久的寂静后,她缓缓开口:“没想到,区区两万人,就阻挡了你们十万大军一个多月,看来大卓的将军们倒还是忠心耿耿,可惜白靖文到现在才懂得珍惜……”

杜玄焱转头看她:“怎么,如今白靖文突然开始插手政治,你心软了?”

“你说呢?”一阵轻风带起她外披的素纱,淡淡的眉眼眄过去,“同我说说吧,你父兄都是如何想的。”

“父王举棋不定,我和大哥在父王面前,霍林守将有勇无谋,坚决要求进军,届时再回援晋阳。”他顿了顿,“虽然我表面是想进军,但其实我真正的想法是退军,此时粮草不济,进攻本就有极大风险。若是再失了晋阳,根基难保,如何谈得上挥兵中原?虽然此时退兵确实心有不甘,却难有什么办法……”

白霓衣轻笑一声,摇头道:“看来,只授你武艺,你还是不如杜仁琰。阿瀛说你太过冲动,我看该是太过谨慎。”

杜玄焱微眯起眼:“怎么,你也想先攻霍林?”

她眸中波光粼粼的看着他:“你以为,北夷人真的会南下攻取晋阳?”

杜玄焱几乎脱口而出:“北夷兵强马壮,又好战尚武,值此大好良机怎么可能不来……”却被她打断:“如果,有内乱呢?”

“你是说……反间计?”

白霓衣莞尔一笑:“焱弟,可还记得临行之时我做了什么吗?”

没错,他记得。当日本已经打算启程,临行前她却将一封信交到杜宛瀛手中,弄得极尽神秘,当时还勾起了他无限的好奇心。如今见她这副自信满满的样子,秘密该就藏在那封信中。好奇心再度被勾起,杜玄焱不禁要问:“那封信里,你对长姐说了什么?”

白霓衣拨转马头,背对着他:“不过是简单的反间计罢了。派人去太昊找凌焓,让她利用钗头凤中的人脉关系散布谣言,说霍林守将图谋不轨,想要举兵反卓,令那些个佞臣在白靖文耳边吹吹风。白靖文生性谨慎,这些年因此错杀了不少忠良,加上霍林守将一直坚守不出,很难让人没有想法,所以他不会坐视不理,定然会像对待越王一样下诏让他出兵迎敌,只要他出了霍林,一切便都迎刃而解。另一个到北夷的同样散布谣言,说越王大军攻打霍林不过佯攻,绝大部分兵力仍是守在晋阳,打算北夷人南下之时对其重创,南下攻打晋阳,不过是北夷国内主战派哗众取宠的把戏罢了,为的是巩固自己在国内的地位,借机发动叛乱。我打听过,北夷人如今已分成了两个派别,主战和主和,两派一直势同水火,丝毫不把他们的大可汗放在眼里。这次我就是要戳一下这位可汗陛下的痛脚,让他下定决心平定内乱,如此定然是无暇攻打晋阳。”她转头淡淡的看他:“焱弟,面对逆境要努力想办法化解危机,千万不可轻易退缩。对于兄弟,更要信任,无论是杜仁琰还是杜景瓒,如今打天下的时候,大家完全可以站在一条船上。若是到时得了天下,你还谈什么手足之情,我说不定还会逼着你同床异梦。”

眼角噙了笑意,杜玄焱将头凑近她一些:“这些,都是你师尊教的?果然是位高人。”

“对于我师尊,我所了解的不过他是与梅轩的轩主,姓绯羽,仅此而已。”白霓衣顿了顿,“关于这个人,你该比我更清楚才对。”还记得初见之时,杜玄焱曾说,他与她师尊有些渊源。

“他既然只让你了解这么多,必然有他的用意,我又怎能擅自泄露?”同样拨转马头,杜玄焱随便一说:“且不说与梅轩轩主,今日这反间计,真是像极了一个人。”

白霓衣轻蹙眉头:“像极?是谁?”

他拍马而走,轻缓的马蹄声中,听见他淡淡的说:“自然是我大哥,杜仁琰。”

“怎么会像他?”她追上他。

“早前这反间计,大哥便曾在霍林城中用过,虽然受到了一定成效,霍林守将仍是没有出城迎战。”杜玄焱有调笑意味的看她,“你以为自己和琰玉公子相比,如何?”

白霓衣却十分不屑:“原来琰玉公子也不过如此。我敢保证,半个月内,霍林必克!”

他只是看着她,温柔的笑。

她突然发现,几个月不见,他有什么地方,同当初不一样了。或许是在提到大哥的时候,不再躲避,而是坦然接受。在他眼中,似乎能看到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的手足之情的影子。

此时她倒希望,是她看错了。

霍林城内的军道上尘烟四起,人声鼎沸,蹄踏如雷,霍林守将——大卓的虎牙郎将宋莫麾下的骑兵、步兵往来调动。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城门的万斤铁闸缓缓升起,斥候兵飞马奔进城中。

将军府的后堂之中,高挂的羊皮地图前静立了身披战袍的中年人,他面色青黑,浓髯串脸,一副凶煞之相,一看便知是阻挡了越军一个多月之久的宋莫。副将敲门而入,于他身后抱拳道:“宋将军,朝廷派人前来传旨,将军是否请他们入内?”

宋莫只是淡淡问上一声:“是不是又来催战?”

副将顿时耸了脑袋,一脸尴尬:“是……”

一时的寂静之后,高悬墙上的地图竟被宋莫一把抓下狠狠摔在地上,声音凌厉:“亏我宋莫一生为国尽忠,想要以一己之力阻挡杜珗大军挥师南下,却被人说成是叛国贼,真是狡兔死、走狗烹啊!有如此昏庸的帝王,如此无能的臣子,大卓亡矣!好,不是要我出兵迎战吗,我这就擂鼓聚将,挑日子和杜珗决一死战!”原本从容镇静如崔龚吉的宋莫却发了天大的脾气。

副将忙上前劝阻:“将军息怒,我想应该是朝廷没有搞清楚状况,加上有小人进献谗言,这才让朝廷对将军起了疑心,或许过一阵子朝廷明白了,就不会再如此对待将军了。上次崔龚吉崔大将军败给了杜珗之女杜宛瀛手上,逃到我霍林,嘱咐将军您千万不可与越军硬碰,定要坚守不出挫其锐气,将军千万不能违背了大将军的意思轻易出战,否则霍林就真的保不住了!”

又是一枚瓷瓶重重的摔在副将脚前,“什么小人,全是狗屁!前些日子,城中百姓说我畏敌惧战,如今朝廷竟然也怀疑我通敌,无论如何,我宋莫绝不能背上卖国贼和缩头乌龟的罪名!与其再在这里活受气,倒不如到战场上一番厮杀,以马革裹尸还,还能留得身后英雄名。你去,你去告诉那几个朝廷的人,让他们都给我滚!老子这几日出兵,让白靖文看看,我宋莫到底是忠是奸!”

副将一把拦住他:“将军不可啊!”却被他一把推倒在地,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身影远走越远,最后空余叹息。

十日后的清晨,霍林郡的铁闸在轰鸣中升起,宋莫当真率绝大部分主力开出霍林郡,城中只留了一千守军。蹄声如雷,大地在两万大军脚下颤抖,喊杀声震耳欲聋,空气在一刻似乎也要凝固。宋莫斜披战袍,一马当先冲在最前,眼中透出凌厉杀气,

《以血为画》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夙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霓,杜宛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夙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以血为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白霓,杜宛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以血为画

作者:夙念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夙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霓,杜宛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夙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以血为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白霓,杜宛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