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以血为画》以雪为话题的议论文 第17章 兵临城下 以血为画大叔受

《以血为画》以雪为话题的议论文 第17章 兵临城下 以血为画大叔受

发布时间:2020-03-26 07:14:14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夙念 状态:已完结

《以血为画》是夙念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以血为画》精彩章节节选: 一双眸子波澜不惊,声音透着威严:“没错。你们也知道,我白昭月这些日子以来从不过问军中之事,这些事已全权交给了杜将军,可这并不代表

以血为画

推荐指数:10分

《以血为画》在线阅读

《以血为画》 免费试读


一双眸子波澜不惊,声音透着威严:“没错。你们也知道,我白昭月这些日子以来从不过问军中之事,这些事已全权交给了杜将军,可这并不代表你们就可以为所欲为!沙场狼烟,唯有知己知彼之人方可百战不殆,向文忠律下不严,致使敌军数万大军险些深入我军腹地!军纪不明,也不查下情,这绝对是兵家大忌!如此大过若不严惩,日后军中之人群起而效之,我军别说成就霸业,怕是连这雍州一地都难保全!如今我军休养生息多日,是时候该处理这些琐事了。”白霓衣淡淡的扫了眼潘九和李湃,二人怯怯的避开她眸子后,冷冷向外吩咐道:“来人,把向文忠带进来!”

当日眼高于顶的向文忠,如今像是个鸭子般被五花大绑赶进了大堂,跪倒在帅案之下。身上铠甲早已褪去,只穿了身里衣。见了上面的白霓衣,忙忙叩首,道:“公主殿下饶命啊!我……我对此事毫不知情,都是那帮狗崽子偷奸耍滑,真是不干我的事啊!末将……末将回去一定好好严惩他们……”

“严惩?我看不必了。”白霓衣嗤笑一声,厉声道:“向文忠,一支军队军纪若明,如何会有这种事端?你以为我不亲自统兵,就对你的所作所为毫不知情吗?告诉你,如今帅印还在我的手里,你的一举一动都难逃我的掌心!我问你,你在军中毫不过问军中之事,于治所强抢民女霸占为妾,还勒令手下士兵掠夺百姓财物供自己挥霍,这些是否属实?

向文忠一时语塞。他不知道这些事情她怎会知道,想是她事先去军中调查过。本想只是律下不严,几句话搪塞过去也就罢了,可如果这些加在一起,搪塞一说也没什么用处。这些日子他早已摸清这位皓舒公主的脾性,就算死罪可免,活罪也难逃。因而即刻换了说辞:“公主殿下,我那些并不是故意干的事啊,求……求公主殿下从轻处罚……”

说起来,向文忠他们三人算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一齐攻城,也一起投奔,如今她这是在杀鸡给猴看啊!李湃和潘九都深知唇亡齿寒的道理,不禁都站出为向文忠辩护。李湃率先道:“公主殿下息怒,想向将军也不是故意的,就请公主殿下饶过他这一次。”

潘九也跟着附和道:“是啊公主,向将军和我们兄弟两个前来投奔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您看是不是……”

白霓衣笑出声来:“哦?都想替他求情?”下面寂静,无人说话,她止住笑,外表看来纤细柔弱的右手却重重拍在案上,沉闷的响声让下面所有人都不禁打了个冷战。她忽地起身,目光如炬,声音凌厉:“你们知不知道,若是没有杜将军力挽狂澜,如今我白昭月的人头已经摆在崔龚吉的面前了!就凭这一条,他就应该按军法处置以儆效尤,更不用说他平日里所做的那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如今我们起义的义军,有严明的军纪,你们也不再是落草的盗匪可以胡作非为!如今军里的主将是我,不是他向文忠,如此肆意妄为,眼中可还有我这个皓舒公主,可还有你的顶头上司杜将军?”

下面鸦雀无声,李湃和潘九都同情的瞥了眼跪在地上的向文忠,而后怯怯的回到原位,不再说什么。白霓衣冷哼一声,淡淡开口:“向文忠,念你是初犯,就免了你的死罪。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罚你一百杖脊吧。”

说的如此轻松,向文忠却猛地抬头。一百杖脊,仗刑之中最严酷的刑法,普通人受了一百杖脊定然没命,只要罚下这一百杖脊,就与被判死刑没什么区别。身子无力的瘫软在地上,他知道,自己绝无可能活命了。

帅案旁沉默许久的杜宛瀛终于开口:“公主殿下息怒,向将军虽然罪无可赦,但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不能少了向将军,因此还请公主殿下看在我的面子上,从轻处罚。”

向文忠顿时如同溺水之人抓住了浮木一般,像是看到了生的希望,也忙叩首求情:“是啊是啊,末将以后一定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只求公主殿下饶我一命啊……”

那双浓黑的眸子轻飘飘的眄过去身旁,两位女子的眼神有刹那的交流,当然他人难看到。半晌,白霓衣缓缓开口,声音再不似刚刚那般强硬:“罢了,向将军请起吧,刚刚我在气头上,一百杖刑便暂时记到账上,日后若有战功自可功过相抵;若是再敢欺压百姓毁我义军名声,我定不轻饶!刚刚将军受了惊吓,待会让我的下属为将军送去些安神养生之物。”

向文忠到阎罗殿走了一遭,如今顺利保得性命,还得到上峰赏赐,兴奋异常:“谢公主殿下不杀之恩!谢杜将军替末将求情!”后站到一旁,仍是显得喜不自胜。

白霓衣长袖一挥,又重新坐下,声音凌厉:“自今日起,军中诸事皆由我亲自打理,杜将军佐之。各位将军需同心戮力,各司其职,切勿重蹈前事覆辙!今日我便对义军约法三章,义军驻扎之处,不可袭扰百姓,不得欺压妇女,更不可为一己私欲而罔顾战事,若有违者,军法处置,决不轻饶!”

“谨遵钧命!”

“行了,都退下吧。”

“是。”

转眼间,偌大的正堂就只剩下那两名女子。白霓衣起身后对着身后那幅巨大地图微微发愣,杜宛瀛却笑嘻嘻的蹭过来:“霓衣,刚刚那招恩威并重、扬刀立威用的可真好,我看向文忠和他的那帮手下以后定然不敢再肆意妄为,而且会绝对会对你忠心耿耿。从此以后,你在军中的威望也算彻底奠定了。”

白霓衣却轻笑一声摇头:“一个向文忠又有什么用?贪生怕死,难成大器!若你我都还是他的上司倒还罢了,他绝不敢造次。若是有一天他离了你我二人独自统兵一方,就将会是根墙头草,哪方许给他的利益更多,他就会认谁为主。无论江湖还是朝堂,都有太多这样的人,相信我的话,他迟早还会惹下大祸,所以忠心耿耿什么就免了,还是扬刀立威,让他人有所警觉比较实际。”

杜宛瀛知道,她行走江湖多年,在钗头凤中又与不少高官有过接触,她说的定然没错。因此点了点头。她不会知道白霓衣的这句话竟然会真的一语成谶,但那已是多年以后的事。

不知为何,白霓衣忽然疲惫的揉揉太阳穴,“好了,你也下去吧,我一个人静一静。”

虽然有些担心,但杜宛瀛还是乖乖的离开,或许是她想自己一个人思考些什么东西吧,杜宛瀛的理解是这样。

而事实上,白霓衣也的确是在默默地一个人对着地图思索,手指一寸寸抚上图中位于户县北方的一个画了圆圈的地方——霍林。

霍林郡,地处雍州西北,晋阳以南,是杜珗大军南下的必经之地。想要与她会师一处,这里必须要攻下。这一路下来,越王大军所向披靡,几乎没有郡县能与之抗衡,若不是敌方坚守不出,绝不可能阻挡他们这许久。数十日之久,都没有得到杜珗大军的任何消息,肯定是在这里受阻。且两军对垒,最忌讳粮草不济,现在正值雨季,若是天降大雨,道路不畅,粮草供应困难,大军只能撤退,霍林守将也有出兵追击的可能,那样大军将陷入被动,有全军覆没的可能。若是不撤退。只有在粮草耗尽之前攻破霍林一条路,而对方又坚守不出,何况霍林郡的城墙是大卓出了名的坚固,做到这一点无异于难如登天。还有北方善变的北夷蛮人,此刻他们若是再出兵插上一手……如今进退维谷,攻守两难,真不知道杜家上到越王杜珗,下到左右领军大都督杜仁琰、杜玄焱都是如何想的。

手指再向东南方向滑动至大卓的陪都西亳。记得曾听杜宛瀛说起,杜珗起兵之时,曾与屡搓卓军、威震天下的当今最大一支起义军首领——自称吴王的李思成有过书信往来,推举李思成为天下义军盟主,希望他尽早攻克西亳,完成举兵反卓大业。此举无非是让李思成兴奋之下继续攻取西亳,好拖住大半卓军主力,以求杜珗尽快攻取帝都太昊成就霸业。可李思成不是傻子,他又才能有力量,早晚会领悟到太昊的重要性,若是一拖再拖,杜珗取不到太昊,那李思成便要来取了,那时称王称霸之人便将变成李思成。

她并非是对兵法战术一窍不通,也不是对政治生活不屑一顾,只是以前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她不掌兵,也没有公开自己大卓皓舒公主的身份,考虑那些没有丝毫意义。只是如今她既然已经掌握兵权,想要成就大业,便只能对当今天下的形势作出分析。好在他的师尊也算是个半个政治家和军事家,早年教过她这许多,如今才不会觉得捉襟见肘,可仍是让她觉得目前的状况真是一塌糊涂。

白霓衣使劲摇了摇头。可恶!她隐居市井二十年,就是想亲手毁了大卓以报多年宿仇,取回自己应得的东西,并问清当年之事。如今这一目标就快实现,大卓眼看就要在她的手中亡国了,却偏偏事与愿违,半路杀出个霍林郡和李思成,面前还有崔龚吉在虎视眈眈,又怎能让她甘心!

身后微有窸窣脚步,是军中士兵常穿的长筒靴的声音,继而一个男声飘在耳际:“公主殿下。”

白霓衣微微侧首,眼角依稀见到那人一身士兵的服色,而后仍是一错不错的盯着地图思量,淡淡问:“什么事,说。”

那人答道:“大都督派人传来口信,左右两军皆

《以血为画》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夙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霓,杜宛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夙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以血为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白霓,杜宛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以血为画

作者:夙念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夙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霓,杜宛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夙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以血为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白霓,杜宛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