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以血为画》以学为话题的作文 第5章 真假难辨 以血为画章节列表

《以血为画》以学为话题的作文 第5章 真假难辨 以血为画章节列表

发布时间:2020-03-26 07:14:18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夙念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以血为画》是夙念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霓,杜宛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白霓衣看准时机施展轻功,身影转瞬间已是越上屋檐,无垠回过神来,不知从哪里取出三枚射向那一袭白裳,泛着的幽幽绿光证明都淬有剧毒,细

以血为画

推荐指数:10分

《以血为画》在线阅读

《以血为画》 免费试读


白霓衣看准时机施展轻功,身影转瞬间已是越上屋檐,无垠回过神来,不知从哪里取出三枚射向那一袭白裳,泛着的幽幽绿光证明都淬有剧毒,细如牛毛的银针于月色之中极难分辨,不带一丝一毫声音,更何况她始终背对着他,眼看就要刺中,嘴角渐渐泛起妖邪的笑。

可就在下一刻,又不知从哪里出现一个一身夜行黑衣的男子,竟挡在白霓衣身后用长剑替她抵住那三枚银针,金属碰撞的声响于寂静的黑夜中格外刺耳。虽然没有戴面巾,仍是很难看清他的样貌。脚步微顿了顿,她想转身,却被男子一把拉住右手手腕,因为屋檐之上重心不稳,微一使力便已被拉入那人坚实温暖的怀抱,虽霸道也不失温柔,有一种想要永远被他拥入怀中的感觉。抬头,竟对上那人深邃的双眸,如潭水般深不见底,却十分迷人,难以移开相对的目光。耳畔忽然传来他低沉浑厚、磁性沙哑而又气力十足的好听的声音:“愣着干什么,快跟我走!”

白霓衣方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失了态,更何况还是在这种生死关头,对于一个杀手,还是天下排名第一的杀手真的不应该,若是被师尊知道八成会被笑死。她忙稳住重心从那人怀中直身,任凭男子拉着自己施展轻功逃离这里,而无垠也并没有穷追不舍。途中本想挣脱手腕,却始终被男子拉得死死的,无论如何也是不肯松手,哪怕是顺利的逃出将军府之后也是如此。

“喂!你要带我去哪?”二人均施展轻功疲于奔命,甚至白霓衣的面纱竟于途中不知掉落何方,终于,她忍不住这样问。

月光下,男子随意答道:“自然是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她白他一眼:“废话!安全的地方,哪啊?”

“别嚷嚷,到了!”

白霓衣转头一看,竟是城东一座十分不起眼的小酒楼,只是牌匾上的行书铿锵有力,紫云酒家。难得,这么晚竟然还在营业,真有毅力。

二人因为还在施用轻功,故而没有从大门进入,而是翻了二楼一间透有烛光的窗子飞入屋中。这里虽然不大,却摆放得整整齐齐,没有一分凌乱之感,桌前还别出心裁的放置了一瓶不知名的花,插在青花瓷瓶中,韵味十足。

男子没有说什么,便褪去一身夜行衣,换上一身银色华服,顿时犹如脱胎换骨,此时白霓衣才看清,世间竟然还有如此令人惊叹的面容,却不能用俊美来形容。他与杜玄焱的邪魅完全不同,棱角分明而温润,长发被绾于脑上,用一根木簪束起,虽简单却不失典雅,带着一种别样的霸气,摄人心魄。眉目间像极了谁,一时却想不起。看样子,他应该早已过了加冠的年龄,而且该是大家之子,举止间她似乎看到了那个两年中被她唤为“焱弟”的男子。渐渐的,面对这样一个翩翩贵公子,竟看得痴了。

“真没想到,江湖第一杀手霓竟然是你这么一个傻到透顶的女人,真令人失望!”进屋后,男子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白霓衣一怔,对他的好印象瞬间消弭无踪,却也不气恼,坐在八仙桌前支着下巴看他,淡淡问:“理由呢?”

“若非有你出现,今夜我必将金意这个贼人斩于剑下!”

她倒杯茶润了润喉咙:“金意已经被我杀了,你杀和我杀,有什么不同吗?”

男子眸中蒙上了一层恼怒,语气中透出极大的不悦:“你是真的傻吗?你以为你杀的那人便是金意?我告诉你,那人不过是金意的管家!我半个月来对左翊卫将军府明察暗访只为今日,却被你搅局坏了大事,此后他定然会万分小心,再想杀他只怕已是难如登天!”

“什么?”难怪今日的行动如此顺遂,难怪她杀了“金意”之后无垠还能那般平静的跟她说话,难怪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竟然是这里!杜玄焱所给的地图虽然没有丝毫差错,却被金意使了一招金蝉脱壳,老狐狸,真真是老狐狸!她出道五年,所杀之人不计其数,从来没有失手,今日却败给了这样一个败类。

男子见她眼中的失望与悔恨,心竟然也被猛地揪起,再不忍说什么,随意一笑后安慰道:“不必自责,你与无垠的对话我都听到,你是个心怀天下的女子,或许是金意今日命不该绝,然而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终有一日他会消亡。刚刚在下言语过激,还望……望霓姑娘……”

“白霓衣,”她微低下头,“我的名字。你救我一命,我对你不应该有所隐瞒。”

男子愣怔,诧异缓缓化为浅笑:“真没想到,霓竟然就是白霓衣,真是让人开了眼界,也难怪姑娘会有如此容颜。”

白霓衣不屑的轻笑一声,转而看向他:“那你呢?”

“山野之人,无名无姓,江湖中一执剑之人而已。”男子回答。

“那我叫你什么?难不成就叫‘喂’?”她自问自答,“好像很没有礼貌。”

“如果非要问个名姓,就叫……雪明吧。”

她眉间一挑,轻吟着:“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这名字真是好极。”这名字想必不是他的真名,否则如此推三阻四也就没有了意义,不过至少知道他是个博学之人。

他眼中多了几分赞赏,“你不愧是名动天下。”又多了几分狡黠:“不过你坏了我的大事,是不是应该跟我一同再将这件大事完成作为补偿?侠义之心,绝非单单落在口头上。”

白霓衣定定的看着他,一字一顿:“放心,我早已立下誓言,此生必杀金意以报宿仇,就算你不说,我也要留下来,一直盯着他,直到他死!”

对于白霓衣而言,没能亲手杀了金意反入对方彀中可以说是这一生最大的耻辱。而对于那个神神秘秘的江湖侠客雪明,似乎也与那位左翊卫大将军有着深仇大恨,于是乎,二人就这般成了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前提是都想除掉这个大卓的肉中之刺,一旦目的达成,天知道这两个人会不会立马分道扬镳,从此形同陌路。

可如今已错失了良机,再想刺杀谈何容易,经过二人商议之后,还是觉得先去将军府周围摸一下情况。准确说也不能算是商议,只要是人都会这么做……恰好将军府外百十米处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茶楼,坐在二楼观察情况刚刚好。而且龙蛇混杂之地,不容易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为了掩盖身份,白霓衣特意摘下面纱穿上一身绯红色长裙,这样决不会让人联想起冷酷无情的杀手霓或者是钗头凤的头牌,而雪明则仍是那一身银色华服,一副翩翩贵公子的模样。两人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选择了二楼靠窗的一副坐头。

出乎意料的是,他们的所见所闻,竟然是……

左翊卫大将军金意已于昨夜遇刺身亡!

窗外,大将军府一片缟素,时不时有身穿丧服的文武百官前去吊唁。茶楼中的人对此均是议论纷纷,说的最多的便是金意死得好死得妙,还有的说金意不愧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连办个丧事都这么豪华奢侈,不知又要烧掉多少国库里的银子。一切都是那么真实,丧葬之物具备,很难让人有所怀疑。

白霓衣强行按捺住心中的惊诧,问:“你确定我昨夜杀的那人不是金意吗?”

雪明搁在桌上的手紧握成拳,眼睛死死盯着窗外:“我敢用我人头担保,那人绝不是金意。他奸诈,狡猾,工于心计,怎么可能轻易被你杀死,否则早在你之前他就已经死上百次千次了!”

她看他:“那现在怎么办?事实真假难辨,他是否还在府中也是个未知数,再贸然行动不但杀不了他,还要搭进去两条人命。”

雪明淡淡笑笑:“怎么,江湖排名第一的杀手霓也有害怕的时候?”

白霓衣斜睨着他:“这可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怎么就认识了你这么一个人,以后出去别说你认识我,否则定然坏了我在江湖里的名声。将来若是没有主顾来找我,绝对是你的责任!”说完方才想起她如今只能替杜玄焱杀人,就算有人来找也不会轻易动剑。

世间的事就是三分钟热度,金意的事情过去了,他们旁边的一桌又聊开了另一个话题。

“哎,你们知道吗,就前些日子,越国公杜珗带着大公子杜仁琰从封地赶到太昊,说是来朝见天子的,有人说因为他们父子俩驻守河东多年,因而皇帝此次想要好好犒赏他们,也不知是真是假。”

白霓衣不再说话,侧耳细听,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听人议论起杜仁琰。

另外一人道:“杜仁琰?就是那个特别有名的琰玉公子杜仁琰吗?我听说他是越国公的三个儿子中最受宠,也是最成器的一个,文采武功皆属一流,十五岁就开始领兵打仗,战功彪炳,几年时间就做到了现在的河东都督,是全大卓最年轻的统军将领!”

“没错,我还听说,多年前越国公的夫人临终前,杜仁琰在母亲面前起誓,日后定然代替生母竭力照顾两个幼弟和亲妹,自从二十年前的太子白叶榕早夭,大卓就不曾出过这种年轻有为而又重情重义的后生了,如今只希望天子能重用他,好让大卓再创太祖在世时的盛世啊。”

“哎你说,金意的死会不会就是这位琰玉公子下的手?我看挺有可能的!你看他那么有才,刚到太昊半个多月,金意就……”

……

白霓衣不再细听,因为身为当事人,她最清楚昨夜的事根本和杜仁琰毫无瓜葛,于是转而问雪

《以血为画》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夙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霓,杜宛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夙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以血为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白霓,杜宛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以血为画

作者:夙念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夙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霓,杜宛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夙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以血为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白霓,杜宛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