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以血为画》以血为媒以手画徆 第14章 直捣黄龙 以血为画天然受

《以血为画》以血为媒以手画徆 第14章 直捣黄龙 以血为画天然受

发布时间:2020-03-26 07:14:2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夙念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以血为画》是夙念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白霓,杜宛瀛,书中主要讲述了: 杜宛瀛得意的笑笑,带着这名玄衣男子走回擂台。不知为何,当见到男子的长相时,白霓衣噌的一声放下茶杯站起来,眼中闪过一丝不明情绪。

以血为画

推荐指数:10分

《以血为画》在线阅读

《以血为画》 免费试读


杜宛瀛得意的笑笑,带着这名玄衣男子走回擂台。不知为何,当见到男子的长相时,白霓衣噌的一声放下茶杯站起来,眼中闪过一丝不明情绪。

杜宛瀛道:“喂,这个男的是我帮手,我们俩要一起上了!”

男子斜睨着身旁之人。什么叫这个男的……

潘九站出来不忿道:“不是说好我们三个对你吗?”

“你们可以不顾江湖道义,用暗器伤人,我凭什么不能找个帮手?这叫什么来着?你们不仁,别怪我不义!”杜宛瀛突然想是想起来什么,侧头对那男子低声道:“喂,你有家伙没有?”

男子用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调侃她:“现在才想起来问我这个?”而后从腰间掏出一柄折扇,“这几日出门没带刀剑,索性就用这个吧。”

杜宛瀛一怔,眼前有谁的影子浮现,请点了点头后对那三人道:“如此,我二人就再次冒犯了!”

未等他们答话,两人已经发难,银甲与玄衣在黑白刀刃之间辗转,看得人眼花缭乱。

原本杜宛瀛的速度已经是足够迅速,而这玄衣男子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速度可以说快的没谱。观战的百姓纵使连睫毛都不动,也只能勉强看清两个人偶尔的一招半式。可就从这些难见的一招半式,便能看出两人虽是初见却极有默契,比如说杜宛瀛从前面以剑抵住李湃的长刀,玄衣男子便飞身赶到身旁,用折扇拍落李湃长刀,而后侧身重重一敲,长刀便直直飞向李湃对面的向文忠。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三名大汉的长刀尽皆落地,身上却无什么明显伤痕,看得出杜宛瀛和玄衣男子不喜杀戮,因而手下留情。

白霓衣疾步走过来,眼神淡淡扫过脸色灰败颓唐的三人,“怎样,可服了?”声音中带有不露声色的骄傲。

那三人互相对视一眼后,齐齐跪倒在她面前:“我等愿为公主殿下效力!”

没想到这三人也是言出如山的好汉。白霓衣微微躬身:“三位请起,难得三位信得过我,如此我便又多了三位良将啊!既是被阿瀛所败,日后便归于她手下吧。对了,还要劳烦你们将手中军队带来,也好进行整合,以备大战。”

“是,殿下请放心!”三人起身上马,马蹄扬起阵阵尘土。

看着人影变成三个黑点而后消失,杜宛瀛不解的问:“公主,就这么放他们回去,不会放虎归山吧?”

“不会,我相信他们。”白霓衣于青楼摸爬滚打多年,别的没有学会,如何识人倒是十分精通。

杜宛瀛身旁的玄衣男子收起扇子,转身对杜宛瀛道:“答应姑娘的事既然已了,在下也该离去了,就此告辞。”

白霓衣淡淡的眉眼扫过来,男子在见到那双明眸之后,有一瞬间的愣怔,冲她微微点头后转身离去。

纠结了几番后,杜宛瀛还是冲着那人玄色背影喊道:“我叫阿瀛,你叫什么名字啊?”

男子没有停下脚步,有声音随轻风飘然而至,也如清风般和煦:“叶柄。”

望着那人离去的背影,白霓衣瞬间有些恍惚,眼神直直的随那人越走越远。本已看得痴了的杜宛瀛回头,却见她这副模样,讪讪地说:“咦,你不是喜欢我们家玄焱吗?干嘛这么呆呆的盯着另外一个男人看?小心玄焱知道了,可是要吃醋的!”

神态从容的好像刚刚并没有走神,白霓衣侧目看了她一眼,不屑的转身,丢下几个字:“乱七八糟,莫名其妙。”

杜宛瀛自小到大还从没有被人如此无视过,一时愤愤难平:“喂!你这是什么态度啊!回来!”当然很显然,她又一次被无视了。

算了,她本就是这副恹恹模样,不同她计较就是了。杜宛瀛心中如此说,转身望向那名男子离去的方向,那根廊柱之下,似乎还能看见他一身玄衣的身影,只是一眨眼,便又消失在阳光中。心底漫开说不清的情愫,柔柔的,捉摸不透,于豆蔻年华从未经历过的。

他说,他叫叶柄。

远处的白霓衣脚步微顿。那个男子,似乎……似乎是在哪里见过,可以肯定不在钗头凤中,因为若是有如此男子到过钗头凤,她一定会记得,就像杜玄焱,却总也记不起这人是谁。那段记忆,仿佛被上了沉重的枷锁,想要解开不是件容易的事,其中夹杂着对那人难以言喻的情感,是同对杜玄焱不一样的情感。

是谁?他究竟是谁?

一袭玄衣隐在一座石狮之后,目光落在白霓衣和杜宛瀛身上,眼中有质疑,也有惊诧。他就是为了弄清真相,才来此地想要一会这传说中死而复生的皓舒公主白昭月,难道……她真的还活着?

还有那个自称阿瀛的女子,该是传言中的杜宛瀛,明明只是一张眉目比较清秀、多了些男子英气的脸,没有倾城倾国之姿,也无闭月羞花之貌,却始终留在脑海之中挥之不去,像是早在梦中就已见过,想要拔出也不可能,这种自来熟让他很是无奈。

“公子,探查得如何?”身后传来个低沉的男声。

叶柄微微移开视线,淡淡的说:“大体有些收获,今日便启程离开。你再带人留下来……”本想说留下来留意那一袭白衣的女子,出口的却是:“留下来调查一番那杜宛瀛。”

“是,属下遵命。”

又看了那二人一眼,他不知为何,淡淡一笑。

随着白霓衣这位卓皇室被弃公主的兵马由几千转眼变成五万之众,地盘也由小小的户县拓展到半个雍州,皓舒公主和杜将军因此名声大噪,不过一个月,便许多人不远千里前来投奔,兵马的多少最后究竟会停在什么数字上,谁也难说,因为可增长空间实在太大。

日头扯破阳光,耀下一地金光。虽刚是初春,池塘里已有一池碧色莲叶,几朵刚打苞的莲花点缀其间。莲塘之上的水阁,四面皆有低垂的白色帷幔挡风。风起,有阵阵琴音从内中传出,上下翻飞的白色之间,隐隐能见得白霓衣的一袭素纱。

虽说武功顶尖,她却从来不过问操练将士之事,这些皆由出身将门的杜宛瀛一手操持,她倒也落得个清闲,至今都没去校场一次,否则哪有如此雅致在此弹琴。

身后传来窸窣声响,她依旧垂首对着琴弦,却柔声开口:“阿瀛,还未到日落,这么早回来,可是有事找我?”

“你没回头,怎知是我?”果然是杜宛瀛,刚刚的响声正是她身上的银白铠甲因走动而发生摩擦的声音。

“自然是用耳朵听出来的。说吧,什么事?”

杜宛瀛走到一旁,抱胸道:“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手指捻过蚕丝琴弦,白霓衣没有停下,十分简洁:“好消息。”

杜宛瀛转头望向莲池,“本来以为以你的性子是要先听坏消息的呢……好消息啊,就是二十多天前,父亲……哦不,父王已经正式以你的名义于晋阳起兵反卓,好消息吧?”

双手抚上琴弦,震动停止,琴音也于这一刹归于静寂。白霓衣眯起双眼:“父王?你父亲不是从一品的越国公吗?如何能被称为‘王’?”

杜宛瀛露出得意神色,“还不知道吧?父王起兵之时以你的名义晋为越王,封我大哥杜仁琰为越王世子兼左领军大都督,玄焱为安定郡公兼右领军大都督,三弟景瓒为金城郡公兼晋阳留守,两位大都督皆统兵五万各自为战,大哥已率左军用了不过九天时间,先攻下了不听从父王号令的西海郡,如今晋阳已经是杜家的天下。只要父王率军一踏入雍州境地,我们便可与他汇合,如此十五万大军直捣太昊,大卓的天下就玩完了。”

“右领军大都督,世子,郡公……”白霓衣嗤之以鼻,“说起来,焱弟还是比杜仁琰低了一等。罢了,越国……越王处置确实妥当,这件事我便以皓舒公主的身份准了。不过想要进入雍州绝不是件容易之事,途中必须除掉那些各自为寇的人,只十万大军一路走来,没有一年半载绝不可能。”

杜宛瀛抬头望天:“我相信用不了那么长时间,因为有我哥哥在啊……”

白霓衣不屑的伸手去拭琴弦:“看来你对杜仁琰印象极好,不过你就对他那么有自信?虽然琰玉公子名头不小,可我倒觉得焱弟不比他差,只不过焱弟小上一些,没做过什么惊世的大事罢了。以未及加冠的年纪便统领一军征战四方,他早晚会与杜仁琰齐名。”

杜宛瀛却摇头:“我承认,玄焱和大哥都是有才之士,若是光论才能,他们二人不相上下。只是两年的时间,你也感觉到了吧,玄焱做事太过冲动,从不给自己丝毫退路,不如大哥所想周到。”她笑上一声,调侃道:“我怎么会忘记了,情人眼里出西施嘛,在你看来,玄焱肯定是最好的,这还用说?那那个坏消息,你还听不听?”

白霓衣思虑了一会,低头去调试琴弦,发出一个单音节:“曰。”

声音陡然沉下去:“白靖文下诏,说你假冒皇室公主罪不可赦,已经派右卫大将军崔龚吉率五万铁骑前来讨伐你我。”

双手微微一顿,因为这五万大军虽然于数量上和她们相等,可向文忠那三人的兵马大多都在原地驻守,以防他人来攻或趁虚而入,因此如今能够短时间聚集起来的人马定然不多。可白霓衣是见过世面的人,此时仍然能保持以往的镇静,只是轻笑上一声,淡淡道:“呵,五万铁骑,白靖文看来真将你我看作是心腹大患了,竟然下了血本,将大卓最精锐的一支部队抽调出来剿灭你我,还真是荣幸之至啊。斥候有没有

《以血为画》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夙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霓,杜宛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夙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以血为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白霓,杜宛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以血为画

作者:夙念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夙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霓,杜宛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夙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以血为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白霓,杜宛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