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以血为画》以春天为主题的画 第9章 红豆相思 以血为画全文章节

《以血为画》以春天为主题的画 第9章 红豆相思 以血为画全文章节

发布时间:2020-03-26 07:14:30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夙念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白霓,杜宛瀛的小说《以血为画》此文是夙念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终于不必再凭着琴音辨清方向。依旧凛冽的夜风之中,白霓衣执着短剑,一袭白裳在风中微微摇曳,清冷眸中映射着面前滚滚烈焰,难辨感情。二

以血为画

推荐指数:10分

《以血为画》在线阅读

《以血为画》 免费试读


终于不必再凭着琴音辨清方向。依旧凛冽的夜风之中,白霓衣执着短剑,一袭白裳在风中微微摇曳,清冷眸中映射着面前滚滚烈焰,难辨感情。二十年的夙愿,终于于此日达成,大仇得报,她却丝毫没觉得轻松。

“你看起来,似乎并不高兴?”身旁的雪明缓缓开口。

“大卓的天下还在,白靖文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帝王。此生,我注定只能在亲手推翻大卓之后才会真心的笑。”她垂首看着掌中短剑,苦苦一笑:“高兴……这二十年来,我何曾真正高兴过,就算勾起嘴角在笑,也不过是层伪装罢了。”

再无语声,只剩下火蛇蚕食木质房屋的刺耳声音。

许久,雪明方才再次开口:“金意已死,此间事了,我也该走了。”

白霓衣转头,声音难得的轻柔:“这就要……走了吗?如果以后我要找你,又要去哪?”

他微有些诧异,按理说事情了解,二人就该分道扬镳,可她刚刚说……要去找他。浅笑道:“要找我也不难,就去紫云酒家,那家店是我开的,如果你运气好,该是能碰到我。不过过几日可能我就要离开太昊,所以最近要找我可要尽早。”

白霓衣微微点头,眸子终还是落在火海之中,有些心不在焉。雪明深深的看了眼她清冷的侧颜,好像从没有看清过她。良久,又取出那把折扇,展开了转身离去。

火光凄厉的照亮黑夜,忽地有个身影从中缓缓走近,她抬眼,看清了那人的样子,喃喃开口:“无垠?”

无垠怀中还抱着个粉色长裙的女子,安静的依偎在他怀中,娇俏的美,如睡着一般。他垂首看着那女子,眼神极尽温柔。

白霓衣顿时明白:“她就是金乐?”

“看来他跟你说过。”无垠回头望着烈焰,嗓音低沉:“五年前的那天,也是如此烈焰翻滚,她把我困于其中,眉睫被大火湮灭,我看不清。虽然曾经怨她,却仍记得她的笑如昙花和我们曾有的誓言。一切从烈火结束,也该从此再次开始。当她醒来后,若能接受我,自是最好。若是不能……我会放手,让她去找属于她的良人。”

气氛阴沉,白霓衣看着他那张被烈焰所伤面目全非的脸,微笑道:“没有那么阴暗的笑,你的这张脸看上去也不再如初见时那么狰狞可怖了。”

“你这是在嘲笑我吗?”

她走近几步,手中随意把玩着那柄短剑:“自然不是,只是想你二人于这灰烬中破茧成蝶,也算是个喜事,所以想送你个礼物罢了。”

无垠不解:“礼物?”

“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自然也要帮你一把,才两不相欠。我白霓衣向来有恩必报。”

他轻笑上几声:“虽说礼尚往来,可用得着这么客气吗?”

“当然用,你若不愿要,那就算了,全当我没说。”转身便要走。

“等等。”无垠叫住她,“你倒是说说,什么礼物?”

白霓衣转身,神秘一笑:“这件礼物……就是你的脸。”

无垠一惊,声音略显激动:“你所说可是真的?”

她缓缓解释,声音不紧不慢:“你去与梅轩找与梅轩主,跟他说你是我白霓衣刚认的结义大哥,要他给你换张脸或是修复一下,应该不是问题。”

无垠喃喃:“江湖传言与梅轩轩主医术高深莫测,百个扁鹊也难及其万一,尤其擅长容颜易换此等秘术……”

白霓衣接着他的话,道:“最重要的是,他的换颜之术并非是做人皮面具那么简单,而是真正给你换一张脸或者修改你的容颜。这是上古流传下来的换颜秘术,只有与梅轩轩主方有资格修习此等秘术。而且他的武功也是奇高,直到现在我这个天下第一杀手也难望其项背,那一招绝世的‘司魂七命’,不晓得要过多少人的性命。”

“司魂七命?原来你的成名招数,竟是得了与梅轩轩主亲传,这也难怪。可我听闻与梅轩轩主从不轻易施此等秘术,除非是自己至亲之人。”无垠疑问:“你与他是何关系?为何知道他这么多?”

她轻声一笑,目光望向苍茫夜色:“那个怪老头,是我师尊。只是他只授我武艺,甚至连魂归九天这种招数都可以教我,就是不教我这种秘术,他跟我说,这个世道弱肉强食,只有最强才能活下去,想要靠救人存活根本不可能。不然的话,我就可以帮你,又何必如此麻烦。”顿了顿后,她又补充:“对了,他大部分时间不在轩中,到时候你在那里安心等他回去就是,说出我的名字,与梅轩那帮人绝对会对你奉若上宾。在他面前别忘了说你是我结义大哥啊,否则以他的古怪脾气,肯定不帮这个忙。”

无垠欣喜的看着怀中人儿,“乐儿,你听,若是我容貌恢复,你定然是愿意与我在一起的吧?我知道,你是爱我的,定然会与我在一起。”随后冲白霓衣微微颔首:“无垠在此谢过。”

她回以一笑。

临走前,无垠略含笑意的声音在她身后再次响起:“你这个义妹,我认了。说不定日后,还有相见之日,望自珍重。”脚步轻轻,身影渐行渐远。

白霓衣缓缓转身,这对有情人,该算是终成眷属了吧。自从做了杀手以来,这好象是她第一次帮人……远方有马蹄踏过青石路板的声音,那是当地官府赶来的声音。她微蹙眉头后脚下使力,清冷身影消逝在黑夜。

钗头凤。

已是午夜,就算是青楼此刻也已平静下来,白霓衣一路使着轻功径直来到后院,却见一个孤独寂寞的背影,一身月白长袍,右手从容持剑,耳畔有阵阵龙吟之声,剑锋已轻巧的划开寂寂夜色。

今夜的他,身影怎会如此孤单,好像天生就该是如此孤单,趁着钗头凤中繁华景象也没有什么违和感……不知为何,心猛的被刺痛,他的那种寂寥,白霓衣感同身受。转眼间,她已下意识的拔剑,那人眼中闪过一丝厉芒,长剑携着劲风指向她,一长一短两柄宝剑转瞬交织在一起,刀光剑影,是高手间的对决。长剑攻势更盛,她忙用剑格死死抵住,较量方才停止。剑同时放下,白霓衣露出清淡笑容,“焱弟。”

时隔两年,如今的杜仁琰已不再是初见之时那般邪魅,而是多了几分男子应有的钢气,融合从前,别样的俊美,武功也因白霓衣的精心调教增进了许多。他身形晃了晃,眼中的欣喜似要溢出,冷风袭过,二人就这样无言的对着,仿佛时间在刹那间静止,永世停留在这无声的黑夜。良久,长剑缓缓脱手,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他再难抑制内心澎湃的情感,上前一把将她拥入怀中,用力之大似是要将她融入骨血,略有起伏的声音轻唤着:“霓衣……”

白霓衣全身一僵,感受着这个男人的温润气息,双手竟也不由自主的抚上他的背。她曾经无数次重复过这个动作,却都只是为了蛊惑人心,唯有今次,是她真心,声音也是缠绵:“都多大了,还耍性子?”

杜玄焱抱她更紧:“霓衣,我想你。”

她笑出声来:“才一天的功夫,不至于吧?”

到此刻,杜玄焱才放开她,扶着她双肩轻道:“今天城中传满了金意身死的消息,我知道你成功了,来到钗头凤却不见你,凌焓也说你从昨夜走后就不曾回来,我还以为……”

白霓衣眼中波光粼粼,望着杜玄焱:“以为我死了?”

他定定的对上她的眸子:“从今以后,我决不会再让你一个人行动,相信我!”

她看到了他眼中的如铁般坚定,同初见之时一模一样。

他又自嘲的笑上一声:“我不该怀疑你的能力,你是大卓最厉害的杀手,如果连你都杀不了金意,普天之下又能有谁杀得了他?我可真是庸人自扰。”

白霓衣轻摇了摇头:“不,你怀疑的很对。这次,我失手了。”

“什么?”

“事情就是这样。”

听了白霓衣的叙述,杜玄焱方知此行的艰险,却也在她话中注意到了一人:“你说的雪明,有如此的胆略气魄,他到底是何人?”

“不清楚,他已坦言是位贵族,至于究竟是哪家的公子,便不得而知。”白霓衣道,“你问完了,该我问了。你只是越国公的二公子,不可能有机会进入将军府中,所以那张左翊卫大将军府的地图,是何人所绘?”

杜玄焱的目光有一瞬间的闪躲,却也终究道出实情:“不瞒你说,那张图,其实是我兄长杜仁琰随父亲拜见金意时所绘,我自认为以你的能力若是有这张图,定能成事,于是才将它给你。到头来,都怨我急功躁进,若是再等等或许便不会有这等事。”

“果然是杜仁琰。”眼里含了隐约的笑,多少带着些欣赏的意味。“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他无怪乎被称为琰玉公子,果真不一般,身为大卓最年轻的统军将领,食君禄却想着颠覆大卓;身为一个武将,却能绘出如此细致入微的地图,着实不简单,没负了琰玉公子的名头。”

“看样子,你很是欣赏他?”

“只是多少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罢了。”她深深的看着他,嘻笑道:“真是不容易,认识你两年,第一次见你吃醋的模样,没想到你连吃醋都是这般一本正经。”

杜玄焱的脸颊顿时浮起一层红晕,强别过头去,声音倒是丝毫没有起伏:“没有,那是我大哥,如何会吃醋,你别多想。”

白霓衣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强压之下方才憋了回去,“好了,不跟你开玩笑,说些正事。如今金意死了,障碍没了,该来的来了,天时地利也都有了,你们

《以血为画》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夙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霓,杜宛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夙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以血为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白霓,杜宛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以血为画

作者:夙念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夙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霓,杜宛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夙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以血为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白霓,杜宛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