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爱从天降萌妃戏冷皇》爱从天降萌妃戏冷王 第二十六章狂妄资本 爱从天降萌妃戏冷皇紧缚

《爱从天降萌妃戏冷皇》爱从天降萌妃戏冷王 第二十六章狂妄资本 爱从天降萌妃戏冷皇紧缚

发布时间:2020-09-22 07:18:14编辑:百小白来源:当当网络文学(牡丹江)有限公司
小说作者:草根人生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爱从天降萌妃戏冷皇》的小说,是作者草根人生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我的姑娘喂,那边儿那桌爷的东西,都是自己自带的,小店儿可没有。”店小二两眼一转,立刻就回绝了。 沈璃月眼里一道犀利的光芒,扫了

《爱从天降萌妃戏冷皇》 免费试读


“我的姑娘喂,那边儿那桌爷的东西,都是自己自带的,小店儿可没有。”店小二两眼一转,立刻就回绝了。

沈璃月眼里一道犀利的光芒,扫了一眼眼前的店小二,心里猛然一沉,就知道这荒山野岭的有茶馆,十有八九都是强盗开的,很显然这个地方也是。

“既然你们这儿没有,本姑娘还不吃了呢,若云咱们走,去汾阳城里吃饭去。”

沈璃月拉着若云就站了起来,大踏步的往外面走去。

此时的若云已经感觉到不对了,什么也没说,就跟在沈璃月的身后,默默地走着,可是眼角却时不时的观察着茶馆里面的其他人,有什么异动,那就是一击必杀。

店小二将肩上的抹布,扔到了桌子上,脸上不负刚才的和善谄媚的笑意,倒是多了丝丝挑衅,双手环胸的说道:“两位姑娘,请留步,您二位点的包子还没有吃呢,怎么就走了呢?”

沈璃月一甩袖,娇蛮的说道:“你们的档次太低,本小姐怕拉低了本小姐的身价,这锭金子就当是本小姐刚喝的茶水钱吧。”

店小二抬手将那飞掷过来的金子一手捞过,同时大手一挥吼道:“呵呵呵呵,晚了,今天你们是想走也走不了了,兄弟们,抄家伙。”

本来还办做饭桌上的客人们,纷纷抽出了腰间的宝刀,将沈璃月与若云围了起来。

沈璃月十分淡定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她还在纳闷为什么一直没有出现盗匪,看来是全部聚集等在了这里,她们这是愿者上钩啊!

“你们就是汾阳路上的强盗?”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怎么?怕了?既然知道我们是强盗,还敢如此嚣张,不想活了是吗?”店小二明显就是领头的,现在一把大刀正架在他的脖子上,散发出森森的寒意。

“我只是好奇你们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只不过却没有料到是以最老套的方式而已,不过你们为什么没有在茶水里面下药呢?”这是电视剧之中惯有的方式,本来今天还想试试呢,谁知道到了现在也没有晕。

“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下?”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声音里面还有丝丝的疲惫。

“是那个卖马的?”若云惊讶的看着正小跑过来的人说道。

“他们是一伙的。”沈璃月懒得动,只是掀了掀眼皮说道。

“主子,你早就知道?”若云惊讶的看着蓝灵,虽然心中也有些疑惑,但是却没有沈璃月如此的笃定以及肯定。

“没有,只是他拿了该有的钱没有走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这个家伙还有后招,直到他在后面提到去汾阳的那条路有盗匪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他必定与盗匪有勾结,就算不是同类,也必是同伙。”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在茶水中下药?”店小二也十分的好奇问道。

“那是因为我们喝了你的茶,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反应,又怎么会下药呢,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你的药都下在了包子里面。”

“你又怎么知道?”店小二的脸色已经可以用惨白来形容了。

“从我们一进门开始,你就在对我们推销你的包子,一个茶馆儿,不可能只有包子,当我们问你的时候,你却说只有包子,可是明明他们的桌子上都是有酒有肉,看那肉里面菜的新鲜程度,并不是打包好之后的肉菜,只能是刚刚翻炒的才会有那样鲜艳的绿色,你这儿既然是茶馆,没有大鱼大肉,这酒似乎也不该有,可是你的堂上明明摆着和他们桌上一样的酒。”

“我们问你的时候,你却只有包子,你不让我们吃别的,只能够吃包子,那就只能够说明包子有问题。”

“没有想到我们的计划,你们既然知道的如此清楚,明明知道要发生的事情,却还要偏偏撞上来,你说你是聪明呢?还是傻呢?”店小二的神采里面有一丝丝的雀跃,那是找到对手之后的雀跃。

“那你说一个明明知道有危险的人,却偏偏还是羊入虎口,你说她是傻呢?还是有这个狂妄的资本呢?”沈璃月不答反问道。

“你什么意思?”店小二当然知道,随意出手就是一锭金子的主儿,身份又怎么会低的了,可是老马的信息说的就是两个单身的小姑娘,要买他的马去汾阳的,他就看在这两人是女子,还出手如此大方,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是如此难缠的主儿。

“什么意思?难道本小姐说的还不够明白吗?还是你以为本小姐出门,只会带一个丫鬟?”沈璃月说出了他们心底的疑惑。

听到这话,店小二的脸色刷的一下子苍白了,不过还是大着胆子说道:“小丫头片子,能够看清我的计划,算你聪明,可是你要说这里有你的人,除非是鬼,在这条道儿上混的谁不知道这汾阳的路界是我耿大鹏的,兄弟们给我拿下。”

若云率先挡在沈璃月的身前,抽出手中的剑横在胸前,释放出层层杀意。

眼前女子凌然的杀气,的确有些瘆人,但是他们这么多人,她们只有两个人,根本就不是问题,有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店小二想起现在处境之后,立刻高声说道:“兄弟们,就算她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女人而已,咱们一个一个的上,耗也耗死她。”

若云身后的沈璃月,却在这时笑了起来,看着眼前张牙舞爪的盗匪说道:“你们以为本小姐真的只有两个人吗?一墨,给本小姐看好了,谁敢对本小姐动刀子,直接砍掉他的手。”

“是。”一道清冷略带杀意的声音在众人的耳畔响起,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已经让众人不寒而栗了,更恐怖的是四周围空荡荡的,他们却连人家一个毛影都看不到。

“谁?有本事出来,躲在暗处算什么英雄。”

耿大鹏的队伍已经有些人心慌乱,各个都拿着手里的大刀,如无头苍蝇一般左看看右看看,生怕有人会从哪里杀出来。

沈璃月不由得嗤笑一声说道:“他们是不会出来的,因为他们只听我一个人的,没有我的命令,就算你喊破喉咙都是没有用的。”

“那我就先把你拿下,我看他出不出来,兄弟们上。”

可是现在却所有的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敢有行动,生怕那躲在暗中的人,会把自己的手给砍掉,在这种生死之前,所有人都是自私的。

“老马,你上,这人是你介绍来的?不上你就永远没有资格加入我们。”

老马握着手里刚发的一把大刀,有些心虚的看了看沈璃月,不过为了能够加入耿大鹏,以后有饭吃,有人罩着自己,果断的拿着大刀就冲着沈璃月冲了过去,可是在他还没有靠近沈璃月两米的位置,一片树叶已然凌空飞来,直接划过他的手腕。

啊——

所有的人都被这一手震惊了,摘叶杀人,这功力得高到什么地步,才能够做到如此恐怖的地步。

耿大鹏跑到老马的身畔,看着他的手止了鲜血,又检查了一番说道:“手废了。”

“这只是第一个而已,下一个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沈璃月已然从若云的身后走了出来,看着眼前的众人眼里泛起一股不明的神色。

其他的人看到眼前的架势,尤其是见到老马那血淋淋的手臂,早就吓傻了,慌不择路的就打算逃跑。

耿大鹏没有想到平时和自己称兄道弟的兄弟们,在这个时候竟然跑了,再加上怀里的老马也有些气息奄奄,不由得怀疑自己,到底将他们拖下水,干这种强盗的勾当到底是对还是错?

“一墨,给我拦住他们,谁要是敢私自逃跑,直接抹杀。”

空气之中没有传来回声,不过四周的树叶,却犹如长了眼睛一般,往人跑的地方去,几乎是瞬间由树叶组成的一个硕大的圆圈将所有的人都围在了一起。

“谁敢迈出这个圈子,杀无赦。”

还是刚才的声音,可是现在却没有人敢质问他说的真实性,因为刚才的老马事件,已经证明那个存在黑暗之中的人,有这个能力。

不过也从侧面说明这个女子说的是对的,她的确是有这种单身入虎穴的资本。

看着那些又畏畏缩缩逃回来的兄弟们,心里不由得感叹,这些人都是被生活所迫,要不然谁会跟着自己过这种,性命别在裤腰带子上的生湖,这一切不过都是自己想要干出一番事业,能够名流千古的事情,却是干起了打劫的勾当,现在想想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

耿大鹏想通以后,直接跪倒在沈璃月的面前说道:“这位姑娘,我们之所以会打劫你,完全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主意,还望你看在他们都必须听我的,并不是自愿的份儿上,你放他们走吧,我耿大鹏任你是打还是杀。”

“这是要为自己的兄弟,英雄救义啊!难道你刚才没有看到吗?你所谓口中的兄弟,刚刚可是为了逃命,弃你而去啊,这样的人值得你付出自己的生命吗?”沈璃月现在倒是真的想知道,这个土匪头儿心中到底想的是什么?

《爱从天降萌妃戏冷皇》 精彩点评

这个作者(草根人生)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爱从天降萌妃戏冷皇》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爱从天降萌妃戏冷皇

作者:草根人生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这个作者(草根人生)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爱从天降萌妃戏冷皇》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小说详情